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秋節活動】夢境相會


像這樣在野外露宿也已經有幾個月,天上的月圓了又缺、缺了又圓,原本沒有特別去計算日子的,警戒著周圍的環境、搜索著可能派上用場的物資,重複的過程當中不知不覺就這麼習慣了去遺忘,不去想過去平凡日子的美好。

不過即使如此在路上行進時遇上了阿實以前的朋友,在與對方聊天對化說起一些阿實過去的事情時,還是不由自主的會去回想到過往的點滴,重新認真的想了會,看著夜晚的天空上又逐漸開始圓了的月亮。



******


『叮咚——』


門鈴的聲音剛響起,屋內的少年還沒有走到大門邊,大門卻已經從外面打了開來,面貌秀麗的少女與身邊樣貌有些粗曠的成熟男性就這麼挽著手走了進來,看見他們的進入少年最先在意的不是他們進來的方式,反倒是兩人過於親密的距離,想都不想的就按著自己的意思將少女從男子身邊拉走,一點也沒有顧慮男子情緒上的意思,而少年的父親坐在客廳的沙發椅上見到這情形也沒說甚麼反倒是點了點頭表示讚許。


「我說、小席你沒頭沒腦的是在做甚麼?」
「姐這你就不用管了,來了就趕快先去見媽,他剛剛還在問起你。」


「既然如此,我先回頭過去喊老師一聲。」
「不用、不用,姐夫慢點在過去就好,我們家屋子房間小一口氣擠不下那麼多人。」


被喚著小席的少年,事實上正是剛剛柳水月的弟弟柳水席,將姐姐送去母親那邊後的水席就這麼回到客廳去,不意外的看見自家父親臉色很難看的站了起來,面對著的正是他那一點也不想喊對方姐夫的男人。


「水月既然已經送回來了,那你現在可以直接回去了。」絲毫不管對方是自家愛女的丈夫,不對、應該說就因為對方是自家愛女的丈夫,所以柳風青也特別的不給面子,說到底他一周七天只要上班就會見到這男的面已經夠氣死人了,他跟自家女兒年紀的差距更是大到哪天對方有私生子都不意外讓他更覺得不值,即便他在公事方面的表現真的很優秀,也不否認他私下也曾因為這樣偷偷誇獎過對方……總之重點是他娶了他女兒,讓他看見女兒的次數變少就是有錯。


「那可不行、我不放心讓水月晚上走夜路回家去,所以我會在這待到烤肉結束。」
「不用你擔心、水月今晚睡這理,你可以滾了、而且烤肉也沒準備你的份!」


「咳嗯、老爸,事實上有準備喔……」
「臭小子、你哪邊的?」


「當然是老爸你這邊,其實我也不是很想讓嚴『叔叔』留下,不過媽給的購物單我可不敢耍花樣,中秋節去醫院報到可不是甚麼好兆頭。」水席刻意的強調了稱謂,看著那男的還是老樣子的除了挑眉沒有太大反應就感到一陣無趣,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男的,但母親在家時還是安份點的好,更何況要回敬這位『姐夫』,只要弄的不要太明顯還是有機會的。


「阿實、那些不要緊嗎?」開始烤肉時水月看著桌面烤肉桌上,專屬自己丈夫的那一盤肉與菜被烤肉醬沾染的鮮紅的可怕,都是剛剛他父親跟弟弟聯手夾到盤中的。「看起來好辣的樣子……」


雖然想幫忙吃些,但是自己本身其實也不是很能吃辣,不過看著嚴實面無表情的樣子吃著,臉的周圍卻開始慢慢的冒了些汗,還是有些擔心的倒了些水拿過去給對方。


「不要緊、你自己多少也要記得吃些,開學那陣子讓你忙的都瘦了些。」
「我有吃、只是沒有你那盤的誇張,不過好難得喔……」


「嗯?」
「我還以為你會說我們兩個一起過中秋就好。」
「他們是你的父母……而且即使我在想霸佔著你,你想家的表情那麼明顯我也沒輒。」


「真的……有那麼明顯?」
「只差沒咬我了、開玩笑的……」


水月聽到這話氣鼓鼓的伸手搥打,但沒有用多少力所以很簡單的就被嚴實直接握在手中,他手臂一伸長就這麼將水月攬入懷中,兩人恩愛的一起觀賞天上的星星、月亮。


「阿實、謝謝你跟我一起回來過節。」
「反正損失的時間回去時,在加倍好好跟你要回來就好。」


「加倍?」
「你知道的。」


「親愛的阿實,我突然不想回去了。」
「不行、我親愛的水月,我可不介意在岳父、岳母面前表現我有多疼愛你。」


「老師、你這個壞人。」
「但你很愛我這壞人。」

******

「我愛你喔、阿實。」
「我也愛你……怎麼這麼突然?」

嚴實伸手撥了下剛睡醒就抱過來對著自己告白的水月頭髮,
對著妻子臉上的笑容跟寵溺只要看就看的見。

「因為中秋節快到了,夢到了些之前中秋節的事情。」
「是嘛、可以慶幸的是這次嘴唇不會在腫了。」

「可惜殭屍肉烤了不能吃。」
「就算可以我也不會讓你吃。」

「阿實、不知道爸爸跟水席還平安嗎?」
「我也不曉得,不過都敢給黑道頭子的二代找麻煩了,殭屍應該也不算甚麼。」

「……我想也是,阿實要一直待在我身邊喔。」
「就算你想趕我,也不可能走。」

希望甚麼的在這時代,是太過奢侈的夢,但即使是這樣水月還是希望明年的中秋能夠全家,也包括了丈夫的家人與新生命,都能平平安安的聚在一起。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PPO-SP/日常】寄給祖母的近況書信
TO親愛的婆婆:

19XX年XX月XX日
婆婆今天阿、小璐的衣服整套都壞掉必須丟掉了,
不過這次小露很乖的,並不是因為跑到礦坑去的理由才會弄壞的喔!



大概是傍晚的時候倫敦的風比想像中的來的還要厲害,
小璐走過商店轉角的時候很努力的用手壓住帽子……

雖然婆婆要小璐帶過來的露娜在小璐寫信時說,女孩子不是該壓住裙子才對嗎?
不過這種小事根本不用在意的對吧!

寫下這段話時,露娜不知道為甚麼嘆氣了,
露娜真的是小璐所見過最容易嘆氣的黑貓。

總之、小璐真的很努力喔!
但是雖然保住了帽子,但是身上的衣服卻破掉了,好像不只是小璐街上的其他也有很多這樣子的人,小璐仔細的爭大了眼睛去看,看到了有個銀白色的爪子做的,然後小璐阿、就用了婆婆教我的借用風的魔法成功的追上了!

雖然沒有衣服,身體光溜溜的很冷,
但是追上去撲抱著的那個是有著很多、很多毛的狼叔叔!

摸起來暖暖、熱熱有很多毛的狼叔叔看起來很吃驚的樣子,很努力的想將小璐放下來,但是小璐也沒有放棄努力的緊緊抓著狼叔叔!

『狼叔叔你長得好像以前在奶奶家看到的那匹狼喔,你認識我奶奶嗎?』
『狼叔叔弄壞小璐的衣服會害小璐被奶奶處罰的,快點把衣服還給小璐。』
像這樣一邊抓著一邊哭給狼叔叔聽。

最後狼叔叔帶我帶到森林裡一棟比較偏僻的小屋子裡等,沒有多久就咬了一套衣服回來,說起來狼叔叔要怎麼在城市弄到衣服呢?

是偷咬別人家的嗎?
婆婆我是不是變成壞孩子了?
我害狼叔叔變成壞蛋了嗎?

嗯、總之小璐目前過的很好,所以婆婆也要注意風大時要多穿喔!

BY趴在地上思考怎樣檢查才能知道是不是變成壞孩子的小璐

過了三天後小璐收到了奶奶羅塞塔女士寄來的書信,裡面除了大罵自家孫女的天真跟不用腦之外,在小璐不知道的情況下還另外寄了封信給某位當事者狼,雪白的信紙上頭用雞血做為墨水下的鮮紅字跡究竟留了些甚麼……除了羅塞塔女士外也只有狼知道了。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篇合集

218MK
with:琹乃、樂、禮式



【琹乃/TAG被大叔關愛】片刻淑女

「哇阿、這件衣服琹乃真的可以收下嗎?」
「嗯、這是當然的,畢竟這是專門買來要送你的衣服。」

昨天來店裡下棋,聽到琹乃即將離開店裡過新的生活,對此感到高興之餘,也希望能送些禮物做為祝賀,所以看到對方能喜歡蘭德爾也感到開心。

「喂、琹乃你的動作要小一點,不然新衣服會被你弄壞喔。」
「店長、琹乃收到——!」

動作小心翼翼的,就連移動步伐的腳都保持輕柔和緩,只是……那樣的姿勢跟動作跟琹乃心中的淑女比較起來,在柯勞店長跟蘭德爾的眼中,更像個抓不到訣竅的小偷。

「算了、琹乃你還是保持原樣吧……」
「真的嗎——!萬歲!」

剛聽到店長說得話馬上就恢復原樣的琹乃開心的跳了起來,然後……『刷——』的一聲,布料撕破的聲音就這麼突兀的出現,看樣子琹乃離淑女這一稱號還有些距離要走。

【樂/TAG被大叔罵】注意服裝

雖然能夠升職是很高興的事情,但是被抓去罵的次數增加就不是甚麼值得開心的事情了,就打今天來舉例吧……

今天因為是休假結束後的第一天上工,我承認自己是有些漫不經心所以才在遲到與安全上壘的的最後關頭以遲到收場,但蘭德爾大叔這次卻似乎表現的比其他遲到的時候還要來的生氣,不僅僅是罵的時間增加了連處罰也升級成移動時必須帶著鐵球那些訓練設備到處走。

「這也太過份了你不這麼覺得嗎?」抓住一旁經過的同事們大吐苦水,卻反而得到他們給的『你活該』、『嗯、這也是沒有辦法……』、『我覺得這樣已經很溫和了。』的反應,這不禁讓人開始反省自己最近交友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

最後我還是不服氣的跑去找蘭德爾大叔理論,在對方比著我的上衣後我才恍然大悟,然後……你還想知道有甚麼然後,我這根本是討罵的舉動,當然以『注意力不集中』懲罰加倍收場了阿。

【禮式/TAG與大叔聊天】

室內的時鐘響起,跟隨著辦公室的大家一同放下手邊的工作收拾東西,在人慢慢變少的時候,還有個人仍就呆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的批改著公文,這樣場景在他升到二單位後從開始的吃驚到現在已經算是見怪不怪了。

「給、蘭德爾前輩,請先喝一杯放鬆一下吧?」
「嗯、你是……禮式對吧?」

「是、您已經都記住了嗎?」將剛剛順手多泡的咖啡交給對方時,也看到了對方臉頰放緩的模樣。
「畢竟都是同個地方工作的,事先記住也方便工作,向你不也已經記住我的名字了?」蘭德爾放下掛在臉上的眼鏡,按壓了會鼻梁骨的的位置後,拿起咖啡喝了幾口。「味道很不錯……你已經能夠習慣這裡的工作了嗎?」

「是、雖然比三單位時的工作吃緊了些,但多虧其他同事的幫忙,還算是在可以應付的程度。」

「是嘛、不用著急……慢慢的踏穩步伐往前就行了,期待你能成長到在處理自己的工作的同時,還能反過來協助其他同事。」
「您是說、像您一樣嗎?」

「我……不、不,可別像我、我太容易招惹麻煩了,這把年紀了還經常給其他同事們帶來困擾,你有你自己的方式,辦公室的大家都只能算是參考懂嗎?」

看著蘭德爾前輩貶低著自己的模樣,沒有早上時的精神,雖然想在問些甚麼,但在不知道狀況的情況下也無從問起,在蘭德爾前輩喝完咖啡後,我就這麼收拾了下離開了。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K:官方主線-大運動日】短暫的休憩

時間點:218MK

入夢的時間、昏暗的房間,還有個房間還保持著明亮的光源……

「嗚嗯、父親大人……?」感覺到本該陪在床邊的人的消失,從睡夢中找尋過來所看到的,是蘭德爾專心投注在工作上的模樣,從他睡著到醒來的時間沒有經過多久來看,對方肯定是自己剛睡就回到桌前重新辦公,那專注的模樣連約書亞的靠近都沒有察覺到,直到有些睡迷糊的約書亞走過來時跌撞到椅背上時才轉過頭來。


「約書亞……我吵醒你了嗎,撞到的地方不要緊吧?」
「嗯、不要緊,只是父親大人不在房間……」

也許是因為離開黑市的時間還不夠長,約書亞恐懼著黑夜、在睡夢中總是對夢到最初在黑市生活的事情,從這孩子剛來我身邊時就一直如此,唯有他人陪伴在身邊時才能坐上安穩的美夢,所以我也多少養成了入夜時暫時放下公文陪伴對方的習慣。

「對不起、我現在就陪你回去房間。」
「然後、在我睡覺的時候又會跑回來嗎?」

對方的目光看著堆起來像座小山的公文小小的咕噥,那樣的表情十分可愛,不過也讓自己因為心虛而有些笑不出來,伸手輕拍著趴在椅子扶手旁的約書亞,感到抱歉的表示……

「是的……最近的事情有些多。」
「但是不可以不休息、如果父親大人不休息那我也不要,我可以待在父親大人旁邊忙完。」

真的有些傷腦筋呢……雖然才認識幾個月但是對於這孩子的固執程度,就已經擁有相當深刻的體悟了,尤其一旦說起用餐跟睡眠上雙手投降的總是自己,不過這一次自己真的沒有辦法妥協,自從中央塔的暴動事件發生的那天,雖然鎮壓、捕抓住了大部分的人員,但是小規模的抗議以及示威暴動並沒有就此停下來。

「我讓父親大人感到困擾了嗎?」約書亞開口的話打斷了思考,往下望去他臉上的表情重新回到剛認識時的畏縮與怯懦,好不容易才讓他能多少放開來撒嬌的,這樣子可真是不像個大人呢。

「嗯、沒有那回事,既然這樣的話你先在旁邊的沙發等我一下吧,有些東西必須要在明天的大運動日展開前完成,不然等到明天沒有事先安排東西給底下的人的話,他們會就這麼混過運動日舉行的那幾天堆積到結束後才來哀嚎。」加上大運動日舉辦的期間警備是最薄弱的時候,如果不事先安排好的話,萬一有突發狀況也無法快速的進行應變。

「大運動日、之前也有呢……」
「黑市的話很久以前、我有去看過幾次,約書亞當時……」……參加過哪些項目呢?那不試個可以問出口的事情,尤其那孩子相當恐懼著那裏,自己卻沒神經的脫口而出。

「嗯、我完全沒有參加過喔……」或許一部分是因為自己不想參加所以那時期躲藏的利害,也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存在感跟其他人比起來薄弱了些,聽約書亞的描述似乎真的沒有參加過的樣子。「所以我很期待會是甚麼樣子。」

「既然如此開始舉辦的時候,你可以找一些有興趣的參加,記得不只中央塔這裡其他區域也都有舉辦,為期好幾天所以不用擔心找不到想參加的。」將最後一份緊急的待處理公文放到了已完成的那堆公文上頭,就這麼站起伸來伸展身體。「好了、剩下的就等活動結束後,我們回去休息吧。」

******

『咻——蹦——』

煙火在施放後向上竄升,最後在晴朗的天空上頭爆裂開來,綻放出美麗的煙花,一年一期的大運動日就在周圍的人群興奮的注視之下,就這麼熱熱鬧鬧的展開了。

今天還只是第一天而已,所以沒有參加中央今日比賽的蘭德爾,就這麼頂替著其他參加的人駕駛著他的跑車帶著約書亞一邊巡視、一邊參觀其他人的比賽,不過再那之前他先繞到了一家書店當中,不只是因為約書亞喜歡書本的關係,正好也可以讓他認識一下之前交到的小朋友。

「重、有客人來找你喔。」請店內的人幫忙喊完後對方重重的一腳,梯上了一旁怠工到被自己與約書亞也當做跟自己一樣是客人的男子身上,那一腳的力道之重用耳朵都聽的出來,再那兩個人爭執著些甚麼移動到角落的時候,他們再等的人—『重』也正好暫時處理完手邊的工作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蘭德爾先生,我沒有辦法過去……」在介紹約書亞與對方認識後,提起大運動日的事情,對方沒甚麼變化的臉上少見了有了些波動。

「工作還沒有完成,而且店長說不行……」順著重的視線看過去,剛剛那兩人似乎就是重的購買人,在結合剛剛其中一人有些怠工的表現,不難猜出店長是哪一位,而且之前與重聊天的時候,也從對方的口中了解到那位店長是位謹慎的人,再暴動完沒有多久就參與這般與許多不認識的人競賽的活動有所擔憂也是難免的,不過凡事還是都抱持著一線希望,蘭德爾在這歡樂的節慶中盡量不將事情想的太過複雜。

「那麼、要是工作忙完的話可以連絡我,這是我的聯絡方式,有個公務員陪伴的話,你的購買人應該也不會太過操心你的安危。」
「好的、謝謝您……」

「這樣感覺很可惜呢……」離開那家店時約書亞回過頭看著那家店這麼說到。「父親大人不能再想辦法跟對方說說看嗎?」

「不行喔、那位店長就向我關心約書亞一樣的關心著重,所以這也是沒有辦法的選擇,只能怪我們這些公務員沒有辦法將危險克制住,影響到他們的生活。」雖然這樣對著約書亞這麼說,但是對於重不能去的事情我本身也帶著遺憾,但一定有甚麼事情事我還能夠去做的。「……看比賽前約書亞、再陪我去個地方好嗎?」


幾天後、梅根多佛書店收到了個指名記給重的包裹,雖然因為包裹有些大而讓人感到可疑,不過因為寄送的地點是從中央塔寄來的,加上寄送人也已經親自撥打電話到店裡面來了,就沒有甚麼好阻擋的直接送交到了重的手中。

打開包裹、裡面有著一本厚厚的書本以及幾張光碟片,翻了書本幾頁後發現那其實是一本相簿,而光碟片的內容裡面則是各個地方的運動會比賽的情景。

相本的最後還只夾了張紙,上面寫著『明年重要是也能一起參加那就太好了。』

******

不知道重會不會高興呢?

帶著約書亞參加傳統的比賽時候,遇見了舊書店的傑夫與他的孩子阿天、同時也見到了他們加的新孩子—一位對可樂異常熱愛的孩子『鳥歌』,傑夫的身邊有個紅髮的男孩是之前與皮爾斯吵過架的孩子,與對方聊天後知道了對方的名字叫做『汎』,說起來這到是讓我想起了工廠的主要負責人似乎也是這個姓,雖然沒有甚麼關連性就是了,畢竟這個字其實也挺長被用到的。

開始比賽的時候……前陣子造成拿著一堆冰淇淋,結果讓皮爾斯跟樂玩起來的孩子『熱可』,他很精彩的贏了鳥歌,不過兩人之間似乎有著甚麼賭注,那個名叫鳥歌的孩子在輸掉時露出來的表情,有些讓人不敢繼續看下去。

在阿天開始比賽前有位名叫『芙蓉』的女孩,編織了手工的圍巾帶了過來送給傑夫他們,不過從對方單薄的服裝跑來這堆著雪的冷地方,就讓人有些看不過去的讓自己將外套拖了下來蓋在了對方的身上,從對方錯愕的表情來看自己的舉動似乎有點太突然。

做為開場的比賽項目,阿天與其他人的街舞比賽激起了不少人的活力與熱力,滑雪的項目開始的時候,那個名叫汎的孩子與另一位名叫『茶』的女孩,從開始的表現就吸引眾人的焦點,不過……更加引人注意的大概還要算一位名叫『羅瑞爾』的女孩,當他踩在不知生死的熊身上時,真的挺讓人擔憂他的安危。

約書亞也有參加滑雪的項目,剛開始他的表現雖然很普通,甚至在比賽途中還發生了意外的狀況,不過最後拿下了相當精彩的成績,雖然後面腳踏車的比賽沒有滑雪來的出色,但光從這孩子能堅持到最後的模樣就很讓人值得為他驕傲。

隔一天地點移動到商店街與住宅區聯合舉辦的場所,前陣子引發騷動被自己逮捕的富豪—『里昂』,在觀眾區那邊又做出了驚人的舉動,不過再沒有妨礙到其他人,那位班森店長與他店內的孩子們也玩的開心,那麼也就沒有去打擾的必要,稍為過去跟對方打個招呼後,人就來到了醫護站附近,醫院的『艾維』醫生今天待在醫療站幫忙,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經過打招呼以及介紹過後,知道了對方的名字叫做『非揚』、另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則是名叫『雨』。

******

再隔個一天,今天中央塔的比賽終於輪到了自己,要是有人問自己有參加些甚麼項目自己也說不出來,只能回答只要不需要組隊的應該都有自己,雖然這回答很奇怪,但每年幫自己報名的人都是上面的,尤其是行政部的人更是樂此不比的希望自己累到明天沒辦法爬起來的程度,這樣就不用看到自己殺過去索討公文或是將不合格的公文退回來。

相反的聽到自己幾乎所有項目都有參加的執行部成員,臉上的表情則都非常的難看,畢竟曾經強調過如果沒有跑出一定名次的人訓練量會加倍,扣除莉絲執行長參加的項目外會少一個名次能競爭外,要是連自己都參加的話對於名次的競爭又更加的困難,但是我上頭的人對於這情況反而看的特別高興,所以就算自己不報名也肯定會有人幫忙報名。

負責播報比賽的人是皮爾斯,一旁的多羅凡時不時的就會在一旁干擾,而卡爾則跟工廠的一名叫『勒瑟』的先生同組,雖然他們最後輸給了行政部的凱米與尼利亞,不過從多羅凡搶過麥克風的播報來聽就整個變調的播報,我想比較需要擔心他們兩人待會兒跑去蓋多羅帆布袋的問題……

剛帶著約書亞來參觀格鬥的項目就看到了樂輸給伊利雅斯的那幕,拿出本子記下樂的訓練要增加以後就過去向伊利雅斯打招呼……

「他叫伊利雅斯、他的事情約書亞你可以直接全部忘記沒有關係。」
「過分、蘭德爾你太過分了,我們之間不是可以水乳交融過一夜的關係嗎!」
「別亂用成語、誰跟你水乳交融了,我們平常最多只有喝酒吧!」

阿、糟糕……

「父親大人,喝酒對身體很不好……」
「以後我會適量……」

果然跟直接吼罵比起來我更拿快要哭出來的孩子沒有辦法,中午時梅斯特帶過來的便當相當美味,不過在約書亞也有準備便當的情況下,大多數時間都在品嘗孩子的辛勞做出的美味料理,最後雖然我參加的項目都拿到了不錯的成績,但是唯有其中兩項沒有辦法。

一項是兩人三腳……
我跟約書亞的身高差時再差太多了根本快不起來,而且還要擔心那孩子不會因此受傷。

另一項就是借物競賽,我的比賽對手裡有著許久不見的故人—『薩曼莎』,比賽的過程淒慘到我連回想都頭痛的地步。

最後散場前我將請人拍的影片,以及我自己拍的照片帶了回去,與約書亞一起努力整理然後拷貝一份寄了出去。

「父親大人,如果對方能喜歡就好了……」
「是阿……」


————————To be continued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K:限定交流(伊利雅斯)】與酒友的私密話

時間點:218MK六月(接續追捕犯人之後)
原噗網址:http://www.plurk.com/p/kaxqc3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