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商品購買前置劇情(限定交流:約書亞)】救贖抑或破壞?

原噗網址:http://www.plurk.com/p/k18p01
以下為原噗整理




【購買前置劇情/拉線後可回覆】【救贖抑或破壞?】


(繪製:響響)
每當睜開眼,總是思索著明天自己會在哪裡?對於未來並沒有抱任何期待和妄想,素質普通、體格也普通......只求能夠生存就好。



「咳、咳......」
將看起來已經有些陳舊的斗篷拉緊,一頭綠髮的少年窩在角落,抹了抹臉上的灰塵,人家都說長得好看的話,或許還能夠找到個好買家,但是身在這種暗無天日的黑市之中,到底還能做什麼。


『生存、真的是遠遠比自己想像的還困難啊。』


『今天就決定是他了吧......』
『看他一臉哀怨的樣子,就是賣不出去。』
『說不定丟進去能看到什麼意想不到的火花呢......呵呵.....』
『沒錯,就是角落那個少年。』


「喂、上頭又在抱怨了。」
「唉、又來啦,走私就已經很有風險了,又不是每一個都耐打的。」
「跟我說也沒有用啦、要是待會不再丟幾個過去,這個月的吃紅就沒我們這的份了。」
「那要丟哪個啊?」
「都行啦、反正跟最近新來的那個比起來,我們這邊的沒一個打的贏。」
「哈哈也是、畢竟我們這主要都挑好看的,專門賣給有錢的大老爺們。」

一群身穿工作服的人就這麼來到了其中幾個商品的籠子當中,昏暗的燈光加上最低限度的飲食,裡面的都還是些年齡又小的商品。


「那就除了他外,在準備幾個當候補吧。」
「喂、就是你!還不快點站起來,我們要帶你出去。」


「咦!?是、是指我嗎......出去,要去哪裡......」
被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到,少年又更加的想往角落閃躲,但空間就這麼小,在怎麼退縮也是於事無補。
宛如被挑選的寵物般,鮮少有機會能夠在所謂的雇主前來觀看時被帶出去,其餘時刻......出去再回來不是傷痕累累就是再也看不見人。


「不是你還會是誰啊,少囉嗦、還不快點給我站起來——」其中一人很不耐煩的拿著手中的棍棒,打算就這麼打下去的時候,被另一旁的人給阻擋了下來。

「唉、你傻了,這個弱不禁風的,待會給你一棍下去也不用上去了,直接處理掉還比較快。」

「嘖、閃甚麼還不快點站起來——!」本來要揮向少年的棍棒就這麼落在一旁的金屬欄杆上,發出悅耳的響聲。


「咿--我、我知道了......」
反射性的緊閉雙眼,對於突如其來的攻擊差點就要大叫出來。
少年只能雙手環抱著身體,努力讓自己站起身來。


「就是那表情,真讓人看不順眼……難怪有幾位大爺最後都不想買,光留著占伙食。」
「呵呵、不過那也已經不需要在意了,待會不管輸贏我們都有好處的。」
「也是、就當這廢物還有點最後的利用價值。」
工作人員一邊拉扯綁著少年的鎖鏈一邊閒聊,說出來的話完全就是將人當做牛羊豬隻般的貨品來看待,但是他們完全不在乎少年介不介意,因為少年只是個沒有正式身分的走私商品,跟他們這幾個用著公民身分賺黑錢的,待遇自然是天差地遠。


「......。」
如果無法反抗,就只能順受......如果是為了生存。
垂下眼簾,少年只是默默的被拉著往前走,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不去想就好了吧......

可他卻沒想過自己的人生將面臨極大危機與轉變,越來越靠近目的地,便可以聽到吵雜的叫囂聲與呼聲,甚至有撲鼻而來的血腥味,那是某些商品最想前往,也是唯一能夠讓自己有機會被有錢人購買的地方,卻同時也是讓人最不敢前往、最危險的---競技場。


******


此時競技場周邊的座位上已經齊聚著吶喊的民眾,他們都是聚集來這裡看最為直接的暴力與血腥,其中他們正同時納喊著的,則是這競技場當中目前戰績最為搶眼的人物……很不幸的事情是,那就是這位少年接下來將要上去面對的對手。


「嗚......」
解開了身上的鎖鏈,鬧哄哄的週圍讓少年感覺非常不舒服,才剛踏上檯面變想往後退,但身後早已沒有退路。
這些人想做什麼!?他們到底想看什麼、對面的人為什麼笑著、他又想做什麼!?


『好阿、打阿——』
『上吧、不要太快解決!』


「你的運氣挺差的嘛!既然對手是我,你就沒有甚麼贏的可能了,我要在外面那些有錢人的面前好好的表現一下,你可別太快就斷氣了啊。」少年的對手本身目前已經獲勝了幾場,也有了幾個有錢人正觀察準備要買下,所以現在的他為了獲得自由,活動著筋骨,正準備對著少年進行攻擊。

「嗚!斷、斷氣!?讓你贏就是了,求求你不要傷害我......」
當搞清楚自己處境的瞬間,少年馬上就退縮,毫無迎戰的念頭,只是顫抖著身體,伸出雙手柔弱的抵擋在前方,表示投降。


「哈阿——別開玩笑了,這樣哪夠阿,不信你聽聽周圍的人是怎麼說的吧?」


『打阿、快打——』
『虐殺他——』
『我們不是來看雕像的快打阿——』
『血、給我們血!』


「聽聽這些人的要求,你就認命點,別讓觀眾們等太久!」對手一邊冽嘴笑著,從競技場一旁擺放好的武器中,隨手拿出一把武器就這麼開始追逐著少年進行攻擊。

「咿--!不要!好可怕!快住手!」
雖然說競技場地不小,可就算跑也跑不出去,很快的對方就要逼近自己,少年也因為慌張而踩空摔倒在地。


另一方面有個待在貴賓席的男子正在觀賞著這場對決,他的身邊幾名唯唯諾諾的黑市主管張顯著這名男子地位的不凡,而他手中的紅酒則凸顯出他自身的品味,對於場下被周圍觀眾叫罵著的這場競技,他本人似乎看得相當愉快,甚至就這麼在口中喃喃自語著一些東西後離開了貴賓區。



「嗚!痛!好痛!」
感受到一股刺痛與熱流,才發現手臂被對方給劃傷,危險確實逼迫到眼前。
而對方的攻擊方式,簡直就像在表演、在玩樂......卻也像是在---虐殺。
少年墨綠色的髮絲被對方緊緊拉住,痛楚讓自己無法控制流出淚水,半瞇著雙眼看向前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好可怕!但是不想死。


「怎麼?哭鼻子啦!那可要哭的在大聲些,最好讓整場的觀眾都能看清楚你難看的樣子。」對手笑著沒有注意到約書亞的變化,就這麼繼續接近。


我還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意識到危機,讓身體本能的腎上腺素激發,少年本來柔弱的深黃色眼眸也突然變得銳利起來。


為了生存,反抗也是可以的、也是必須的吧。
看準了對方沒有什麼防備的伸手過來,少年像隻小野獸般用力的緊咬下去,難以想像的力道與耐力讓對方根本無法甩開。


「可惡、你這小鬼——!」握住刀刃的手掉落到了地面,ˇ對手憤怒的用著沒被咬的那隻手,往少年的身上招呼,觀眾席上此時湧起的是一陣陣叫好的嘻笑聲。


「嗚!」
如果現在放開的話,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反擊,抱持著這點想法,少年依舊使勁咬住對方,甚至開始往對方身上推過去。


「喔、這不是挺精彩的嗎?」男子從貴賓席下來後,來到了競技場的一旁,看著原先處於弱勢的孩子就這麼開始反擊,出乎了大多數人的意料,但這就是觀賞競技會有的樂趣。「不過差不多也該讓他們停下來了,要是重要的外表被打壞就不好了……」


******


雙方激烈的拉扯著,眼看被咬住的地方滲出血來,對方更是著急,奮力的一扯,整個人就往身後倒了過去,但少年似乎沒有要放棄追擊的意思,不斷逼近對方。


「喂、下方的最好趕快閃遠些啊~」不知道再想些甚麼的男子,就這麼在一旁人的勸阻當中依然故我的爬上了競技場的鐵絲網,然後往比賽場地一躍而下。


「--!?」
被突如其來出現的身影給嚇一大跳,少年瞬間往後退了好幾步,眼神依舊警戒著,咬著牙讓人難以親近。

「哎呀呀、別緊張~別緊張~」男子一臉輕鬆的笑著坐在倒霉成了墊背的對手身上,那安穩、鎮定安然坐著的樣子不像是下方坐了個人。「你看我這麼瘦弱一點也不是能跟人打的樣子吧?」



對於少年來說,突然出現的男子所說的每一句話,不管怎樣都讓人難以信服,尤其是對方札實的壓住了原本要傷害自己的對手......但阻擋了傷害自己的存在,應該也不是壞事。
一下子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行為有多麼瘋狂,少年還是有些膽怯害怕的顫抖起來,小聲的說著話。


「你、你想做什麼......」
「這個嘛、我想要你……這樣說挺像在告白的,總之我想知道你還想繼續待在這籠子裡跟底下這倒霉鬼打生打死的嗎?」


「!?不......我想活下去......好好的活著。」
少年低下頭,一直以來都限制住的生活,被困在這狹小又黑暗的空間裡,總覺得完全無法反抗,也沒有希望,只能苟且偷生。
從來沒想過,有辦法離開。

「喔、這樣的話,大葛格我可以提供你一個很不錯的好機會~只是為了個人的目的,你必須要付出一點點小小的風險~」紅髮的男子,雖然還持續著那嘻皮笑臉的表情,不過在沒有被眼罩所遮擋的那隻眼睛,卻散發出危險的光芒。「你要不要賭賭看啊?」


「......機會?你希望我做什麼?」
縱使還帶著不安,但少年仍然選擇往前走一步,靠近眼前的男子,抬起頭直盯著對方眼神看。

「你甚麼都不用做喔,應該說你繼續保持現在這樣才是最好的,不過為了要讓某人快速進入狀況,我會幫你做好所有準備,晶片、正式的商品身分……以及最重要的記憶移植部分。」看著競技場外的工作人員從入口湧了進來,再看看四周已經很有效率被人清空的觀眾席。「所以你的意思是?雖然不是非你不可,不過從我的計畫看起來,你成功的機率至少比我底下壓著的大多了,不過前提要建立在你能撐過手術的疼痛。」


「......不太懂,只要能撐過手術,我就可以從這裡離開了嘛。」
變成所謂的商品,就有被買走的機會,離開這裡,過著別人安排的生活,或許還會成為截然不同的人......看著場外靠近的工作人員,恐怖又逐漸湧上心頭。
少年伸出手拉住男子的衣角,頻頻點著頭。


「請帶我離開這裡......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喔、喔沒有錯喔、你可真是熱情,那就跟我來吧。」就這麼讓少年抓著跟在後方,然後對剛剛負責接待自己的黑市主管只說聲『這個我帶走了,費用之後會讓人送過來。』然後就這麼帶著少年離開,留下被壓住之後昏迷不醒躺在地面的對手讓被留下的那些工作人員處理。


「忘了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菲德烈.亞瑟,你可以喊我先生,不過我比較喜歡人家喊大葛格,不過動完手術後,你還有沒有機會喊就不知道了。」


「嗯......好的、菲德烈......大叔......」


跟隨著那莫名出現的陌生男子,少年只知到自己身上好像做了許多醫療程序與手術,記憶模模糊糊,再次迎向這個世界時已經來到從沒有想像過的寬廣城市,來到了一個--家。


============================拉線


因為喊了菲德烈大叔,結果被打包的很不正經送過去((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