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活動事件:旅遊淡季後續(限定交流:約書亞)】遭遇x過去x夢魘

接續此噗
原噗網址:http://www.plurk.com/p/k8yh97
以下為原噗整理

【劇情/限定交流with蘭德爾/遭遇x過去x夢魘】

『與其不斷詢問為什麼、逃避、責怪,不如用盡全力的活下去。』
『不要忘掉你剛剛不想死的心情,這個心情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當名為凱的少年將刀鋒拿開自己頸間,遠離眾人視線範圍後,約書亞仍然有些恍惚而無法反應過來,就算沒有受到任何實質上的傷害,脖子上卻像隱藏著一條看不見的繩索,不斷拉緊,警示著自己......『不要忘記過去的事情。』

對於一達到標準年齡就被丟在黑市的約書亞來說,看到得只有打鬥、賭博、各種難以想像的恐怖交易,尤其是在競技場上越活躍強悍的人越受到眾人歡迎,較軟弱的一方卻隨時會丟掉性命!
那樣的方式絕對是錯的吧......


完全處於世界惡的一面,約書亞是不可能理解凱的生存方式和背負的事物。


本來愉快的出遊,卻有了意外的相遇做收場……

在送重回到書店過後,看著在那之後神情恍恍惚惚最後整個昏倒,現在正躺在車上副駕駛座的約書亞,小心的駕駛著車子回到位於住宿區的家當中。

雖然是晚上已經有些晚的時間,雖然他並沒有與家裡的人通知,但是大宅的燈火向來是明亮的開著等待他們的主人歸來。

將車子開入大宅後,打橫抱起約書亞,早已經收到消息在一旁陪伴著的老管家,甚麼也沒有問的直接向下吩咐準備過夜的用具,就如往常般盡心盡責。

蘭德爾將約書亞送到他的房間後,拒絕了其他人的看護,就這麼坐在床旁邊照看著。


『下一次就選那個小鬼吧......就是很瘦弱那個。』
『什麼?妳說他嗎,應該撐不了兩秒鐘吧,哈哈哈!』
『喂!看什麼看!就是你啊,給我過來!』

不要!好可怕!為什麼大家都用這種眼神看著,不斷的叫喊、咆哮,渴望著鮮血和刺激,只為了看彼此互相殘殺,我會死嗎?吶、誰可以來救救我!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我不想死---!


「啊--------!!!!」


完全沒有察覺到和辨認出身邊的人是誰,約書亞只感覺有人觸碰到自己身體,恐懼瞬間占據所有思緒,近乎是慘叫般大喊出來。
縱使沒有利爪和利牙,現在的約書亞卻也變得像隻抓狂的小野獸,雙手本能的想去抵抗而瘋狂的拉扯住蘭德爾衣領,隔著襯衫往對方胸膛抓下去,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夠保護自己......


「嗯?」本來想著約書亞身上盜汗的量相當不正常,伸手往額頭探過去,另一邊想用一旁準備的水盆與毛巾時,對方從床上猛然起身的動作讓自己反應不及。

『嘶啪——』襯衫被強硬的撕扯破裂、鈕扣彈射出去,對方手指上的指甲深深的往自己胸膛抓去,就這麼留下幾道細長的鮮紅爪痕。

「約書亞、醒醒,約書亞——」對方毫無顧忌的將身上的力量全盤施放,雖然自己不是無法制伏,但在想著要不去弄傷對方的情況下去伸手抓抱住,結果反倒是自己身上的傷痕在增加。



「啊、啊----!!!」
蘭德爾的呼喊似乎沒有辦法讓約書亞冷靜下來,反而一面尖叫一面掙扎得更厲害,露出咬牙切齒的神情。
只要像那個時後!像那個時後緊緊咬住對方不放,就會沒事了吧!就會有人出現,然後將自己帶走,但當時那個人......是誰?


「約書亞——」看到對方壓關咬緊的樣子狀態相當的不妙,直接拿出毛巾放到了對方嘴邊讓對方咬著。「沒有事情了、約書亞,你現在是自由的!」

雖然抱住對方的手臂被攻擊著,但是依舊沒有放開來,反倒像是安撫般的輕拍著對方的背部。


「唔嗯......嗚嗚嗚......」
有了毛巾的緩衝,才讓約書亞的動作得以緩和下來,雖然還是緊抓著蘭德爾不放,但不再是具有攻擊性的樣子,反而感到非常無助。

自由?我是自由的......我在哪裡?!在我眼前的是父親大人嗎?父親大人!
約書亞隱隱約約發出像是在叫父親的聲音,淚水無法控制得滿溢出來。


「沒有事情了,不用害怕……」將手移動到對方的頭上撫摸,確認對方已經冷靜後慢慢取下毛巾放回水盆當中單手擰乾,輕輕擦拭著約書亞不停哭泣的臉。「噩夢都過去了,不會有事的,我在這陪你。」


「嗚......父、父親大人,父親大人......可是那些人,他們不會停下來......嗚啊!」
縱使自己現在沒有身處在黑市,但也不代表那裡會因此消失,一想到這裡約書亞就無法停止顫抖,甚至於安心入睡。


「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他們帶走你的,我跟你保證。」雖然從未去過競技場,但光是在黑市裡面走動時,所知道的那些就已經足夠,他無法想像為何人對同樣身為人的同類,可以用那般戲耍的態度來對待。

輕拍著對方的背部,安穩的擁抱著這受到驚嚇的可憐孩子,不希望就連單純的夢境都無法讓他安然享有。


「嗯......父親大人,謝謝你......」
輕輕倚靠著蘭德爾,因為淚水的緣故,讓約書亞的視線還有些模糊,而沒看清楚對方身上所留下的傷痕,吸了吸鼻子,約書亞努力上自己能夠展露出笑容。
「父親大人可以陪我聊天嗎......我、還不想睡。」

「可以阿、就算聊通霄都沒有問題……」輕笑出聲摸摸對方的頭,然後將重新洗過的毛巾就這麼蓋到約書亞的臉上。「傻孩子、難過的時候,不用勉強自己去笑,這給你擦擦臉。」


「唔嗯......是的,父親大人。」
用毛巾擦過自己不滿淚痕的臉龐後,約書亞仍然感覺有些視線不良,或許這只是暫時的症狀吧......
說起來,原本應該是要跟父親大人還有另外一位男孩子一起出去玩的,結果自己卻,而且直到凱離開之後,自己到底說了什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那個......原本跟我們在一起的男生,他是誰?」


「他叫重、梅花重喔,雖然你見過他幾次,但都沒有怎麼說到話呢……」本來是預定希望這兩人能在這次出遊時能玩得開心,兩個內向的孩子彼此間都能互相成為朋友,但是他太小看這兩個孩子大眼瞪小眼互看的功力。
「他是之前我帶你去的書店店長的孩子,他跟你同樣都很喜歡書本呢。」所以想過到兩人都喜歡看書的古堡內盡情的放鬆也能更多的接觸,但卻搞砸了呢……


「重......梅花重,嗯......下次,可以的話,我想跟他說說話。」
平日就算有機會出門,也幾乎都是躲在蘭德爾身後,看到了其他人,約書亞也都沉默以待,如果對方沒有回應,自己更不可能有所反應了。
為了父親大人,也得加油才行。
「嗯、書本很有趣......有很多顏色,跟很多不知道的事情,父親大人我們現在可以看書嗎?」

「好阿、要我直接念給你聽都沒有問題……」能看到約書亞有認識、接觸其他人的意願,這讓他比甚麼都要來的開心。「有想看的故事嗎?還是我隨手拿一本來念給你聽?」


「有點想看童話故事......不過也想多了解這個世界多一點。」
約書亞抬頭看像蘭德爾,淡金色的眼眸閃爍出期待光芒,說出的話語有些稚氣卻也充滿求知的慾望。


「那我來說個關於送子鳥的故事,傳說很久以前在mankid建立之前,締結婚姻關係的人如果想要建立家庭,增加新成員他們都會等帶著一種很特別的鳥,那種鳥會為那個家庭送來只屬於他們的嬰兒,讓他們撫養……」仔細想想約書亞的年紀,關於忘卻節的由來對現在情緒不穩定的他並不適合說,於是蘭德爾決定說以前自己聽過的另一種故事版本。

「哇......送子鳥好厲害呢,那樣的工作量一定很辛苦!」
窩在蘭德爾的懷中,約書亞邊聽著故事如此說道,雖然表達出的回應看起來有些滑稽,也顯現自身的純真。
「嬰兒是什麼樣子呢,家庭又是什麼樣子?父親大人有婚姻關係的人嗎?」

「真正的嬰兒我沒有看過,現在似乎只有一跟零單位的才見的到,不過如果只是單純想知道長相的話,以前世界的書應該會有……」這故事似乎出乎蘭德爾意料外的引起了約書亞的求知慾,突然跑出來的數個問題讓他內心有些慌亂。


「喔唔......很想多了解一點呢,關於這個世界,還有......父親大人也是。」
不自覺得往蘭德爾身上蹭了蹭,睜大的雙眼除了充滿疑問和好奇光芒外,反而更像無辜的小動物。
「想知道,很多關於父親大人的事情。」

「嗚喔、……關於我的事情是嗎?」看著眼睛閃爍像個小動物一樣的約書亞,如果就這麼不回答也時在太過殘忍。「我的話以前雖然有過交往的對象,但目前並沒有結婚喔,看著這個家就知道了,我以前當商品時的店長是個看不出年紀的娃娃臉,然後帶你過來的菲德烈大概是我的友人當中跟我相處最久的一個。」


「菲德烈......大叔?是父親大人的好朋友啊。」
好像是有這樣叫過對方?就是他帶我過來這裡的是嘛......有諸多充滿模糊的疑問,約書亞默默在心中想著,如果有機會見到對方在問吧。
「真想看看呢,父親大人年輕時的樣貌,不過父親大人一個人不會感到孤單嗎?」


「與其說好友不如說損友……」提到菲德烈他總是有種很複雜的感覺。
「以前的照片是還有留著啦,不過差異大到讓人人不出來就是了……」搔搔臉頰雖然過去的相本給人看到也沒甚麼不好,但有幾張照片再給約書亞看以前還是先拿起來比較好。

「孤單嗎……我很少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我的時間大多都投注在工作的關係,不過到了晚上睡前總會覺得好像少了些甚麼,也許那樣就是孤單吧。」平靜的笑著述說,因為已經就這麼度過了許多時間,對於那樣的感覺也遲鈍了不少。

「不過我想現在不會了,畢竟我有你陪著阿。」一邊說著一邊就這麼伸手放到約書亞的頭上撫摸著。「雖然很想賞菲德烈一拳,但我真的覺得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父親大人都工作到太晚了(o>ω<o)!」
約書亞鼓著臉頰似乎是想擺出生氣的表情,至於效果如何......
來到這個家庭後,約書亞時常就在想自己能為父親大人做什麼,結果按時提醒對方好好吃飯、睡覺就變成首要工作。
「父親大人......好溫柔......嗯、我會陪著父親大人的!」
每當蘭德爾這麼做的時候,約書亞都格外感到安心,這樣的景象,是曾經不認為會出現的美夢。


而後約書亞在蘭德爾懷中,聽著一個又一個荒誕卻有趣的童話故事,直到慢慢入睡。


******


「溫柔是嗎……」為睡著的約書亞蓋好被子後,將房間的燈光調整圍昏黃的小夜燈,就這麼走到了房門邊。「那是最不適合我的詞呢……」


「晚安、約書亞……」
『晚安、我的孩子……』


「『願伴隨你的永遠都是美夢。』」


『喀答』的關上了房門,房內重新回歸了寧靜。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