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劇情日常:限定交流(亞.安柏)】森林中的小野貓

原噗連結:http://www.plurk.com/p/k96fpt
已下為原噗整理

今天清晨天剛亮的時候,蘭德爾就這麼直接開著他的車子到郊區附近散心,最近發生的事故比往年加起來的都還要來的多。

『這個國家會變得怎麼樣呢?』壟罩著國家的不安,伴隨著這個國家的制度而持續著,對於公務員的蘭德爾來說真可說是多事之年也不為過吧?



將車聽到了樹林的外圍處,蘭德爾伸展下肢體後就這麼衝進樹林當中,像這樣甚麼都不想的單純鍛鍊著自己而行動。


昨晚的樹林似乎剛下過雨,周圍潮濕的空氣已即踩踏在樹葉上的聲音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就這麼往樹林深入也太過無趣,想著就這麼變換平常習慣走的小路移動,卻沒有想到回在樹林當中發現一位少女倒在地面上……

「小妹妹你沒有事吧?」少見的棕褐色肌膚、以及難以想像的大片傷口,就這麼吸引了蘭德爾的注意,他就這麼往少女的身邊跑了過去察看狀況。

脫下手套伸手往對方的額頭摸去,有些滾燙的肌膚、顯示著少女的狀態相當的危險,蘭德爾想也不想的就這麼抱起少女回到車上,小心、快速的將他帶到東商店街的店面裡面。

少女似乎是個沒有晶片的孩子,所以為了保密蘭德爾請家中的醫生過來進行診斷,在對方留下藥劑離開後,請店中的女店員來幫少女擦拭身體更換衣物,最後在少女的床邊等待著。



「...嗯嗚...。」眨眨眼睜開眼,視線還有些模糊。少了沉重的不適感,身體變得很輕,但還是有些使不上力。過於舒適的床鋪讓她想起在原購買者宅邸、原本屬於自己的床。
「......死後的世界?」喃喃自語。

「那種地方暫時還是不要去比較好喔。」看到床邊的少女似乎清醒了過來,還誤會了些甚麼的樣子,蘭德爾稍為開口回答。「你現在還活著喔。」


驚覺一旁有人,還是個成年的大人,本想爬起身卻因為少了一邊的手而沒能做到。
「......你是誰?」虛弱的神情帶著銳利的眼神。

「我叫蘭德爾、蘭德爾.雷斯洛特,是把你撿回來的人。」看到對方想起來的樣子,蘭德爾站起身來靠近少女。「你的燒還沒有退,別免強自己比較好。」


「雖然很感謝先生你撿了我,但還是先別靠近我呢~」面對一個陌生的大人,她提高自己的戒心,她不認為有人會這麼好心救了人卻又沒有要求回報。
「需要做為幫助我的代價嗎?先生是想要什麼呢?我只剩下這副破爛的身體了呢~」

「想威脅人最起碼先靠自己爬起來,真要說代價的話也的確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邊說就一邊伸出手想將少女從床上扶起來。

「哼嗯~......」就在對方手的手要觸碰到自己時,她突然挺起身,張開口,直接朝對方的手咬下去。


「呼喝、痛……原來我撿回來的是有著銳利尖牙的野貓嗎?」雖然手上有手套、手臂有外套,在被布料保護著的情況下,對方的咬雖然疼痛但也還在接受的範圍內……
蘭德爾直接使用著空著沒被咬的那隻手,穿過了對方的腋下與背使力將人舉起來呈現坐姿……「如果咬夠了就放開來吧,嘴會痠吧?」

鬆開口、舔舔嘴角,臉上帶著感到新奇的表情。
「啊啦?通常人早就出手回擊了呢~」笑了笑「我的嘴算是訓練有素了,沒那麼容易痠吶~」


「那肯定是因為我經常被人咬,所以習慣了、畢竟我的身高讓要攻擊我的選擇挺少的。」一邊說蘭德爾一邊將從店面下面拿了剛煮好的食物拿了進來,就這麼直接放到了床邊的桌上。「將這些全都吃完,就算幫了我個大忙了,有辦法自己吃嗎?」

「你還真是我遇過最奇怪的人呢~還是外面的人都喜歡做些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的事情嗎?」說著,吃力的伸出左手,顫抖的有些嚴重,讓她遲疑了下、到底該不該將食物拿起來。


「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是看到性命有危險的人,不去幫忙這種事情我還做不來……」看著對方吃力的樣子,對方手上的傷似乎比想像中還要來的嚴重「如果太勉強的話說一聲,餵你吃這點事我會幫的。」

「至少我曾經待著的地方就是個利益為重的地方呢~」收回手,歪頭微笑「這樣我需要付什麼作為代價來讓先生餵我吃呢?」


「這個嘛……」看著對方笑的樣子,跟身邊的親友意外的友幾分相似,讓蘭德爾想都不想的拿起手中的碗舀了一湯匙直接塞如對方口中,然後確認放入對方口中在將湯匙抽回來。「不要浪費食物,還有待會不管藥多苦都給我吃下去。」

「恩~......」將口中的食物吞下,或許是餓太久而讓她覺得食物特別好吃。
「...真是強硬呢,食物我不會浪費、畢竟好久沒能好好吃上一頓了吶~」刻意避開苦藥的話題。

「那就好、但藥也還是要吃的。」接下來的餵食就沒有在像剛剛那般強硬,勺了一湯匙後就這麼放在對方嘴邊等對方吃下後才在繼續勺下一湯匙。「對了、你……有自己的名字嗎?」

「哎呀、有是有,但要不要說呢~~~?」視線往旁游移,刻意拉長了尾音「當作什麼交換的代價?」


「我是不曉得你要換甚麼,不過你不打算說的話我就直接叫你小黑貓了喔?」不擅長討價還價的蘭德爾露出有點虛脫無力的樣子。「不想這樣的話,你還是直接說你打算要我做甚麼,才能知道你的名字吧?」

「小黑貓倒是挺可愛的稱呼呢,我挺中意的~」習慣性地提起左袖遮住嘴,笑了笑。「嘛、前面先生已經先主動說了名字,就當是那時的回禮吧~」
「亞.安柏,不管是亞還是安柏都是我的名字呢~挑個喜歡的叫囉?」


「那我就叫你亞……」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了,然後就拿起了藥到對方面前。「吃藥吧。」
「看起來就是個很苦的藥呢,真的沒加奇怪的東西嗎?」還是有些疑慮而帶著不信任感的戒心。


「嗯、我又不是學醫的,怎麼知道裡面有甚麼,真要說會讓你不想吃下去的部份,就是開這藥的有說這藥加了些助眠的成分吧?」看著對方懷疑的表情,反倒讓蘭德爾心情多少好了些。「怕苦的話,要我到樓下拿些糖上來嗎?」

「我覺得我睡得夠多了呢~......」困擾地眨眨眼,其實自己也知道身體還需要充分的休息,但想到做夢的可能性,多少還是有些抗拒,總覺得會夢到刻意遺忘的記憶。「糖倒是不用了呢~體驗過生不如死的疼痛感,苦味也不值得一提了~」


「病還沒完全好的人在說甚麼,趁能休息的時候多休息不是很好嗎。」看著才多大年紀的孩子說著令人悲痛的話,不由得想對這孩子好一些。「快把藥吃下吧、等你病好我請你吃甜點。」

「恩~聽起來是不錯的交易呢~一直很想嘗嘗各式的甜店吶~......」想想還在黑市時,必須要贏得死鬥類型的競賽,才會有甜點做為犒勞。只是通常才結束比賽,總是反胃而沒能吃下。
「......咳咳、咳。」似乎是說太多話導致喉嚨乾澀而咳了起來,現在才出現咳嗽現象其實也讓她蠻意外的,可能是昏睡期間被施了有止咳效果的藥劑吧。


「喔、抱歉,忘了幫你倒水……」走過去桌上的水瓶那將水倒入杯中,連同藥一起端到了亞的面前。「來、請用吧。」

「咳、可以的話能幫我把藥包拆開嗎?單手不方便呢~」困擾地苦笑了一下。

「抱歉……」為自己的粗心感到懊惱,伸手將藥包拆開後又重新拿到對方面前。「亞、給。」


「......謝謝呢~」猶豫了一下,拿過的同時笨拙地道謝,將藥放入嘴裡含住,再接過水杯將藥嚥下去。苦味讓她皺了眉:「真的很苦呢~呵呵....。」

「呵呵、良藥苦口可是自古不變的道理,還要來些水嗎?」拿起放在一旁的水瓶搖了搖裡面的水,水就這麼在瓶子裡打轉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嗯~那就再來點吧~?」苦味還留在嘴中,她想快點把味道沖淡些。

「嗯、那就這麼直接繼續倒了。」就這麼直接將水瓶中的水,倒入了亞手中的水杯直至八分滿。「我沒問她藥效到發揮的時間要多久,如果想睡的的話就直接說聲吧。」


「哎呀、那麼到時候希望先生你可別偷聽我說夢話呢~」其實會不會說夢話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不想若是真的做了惡夢,被不熟悉的人注意到而已。

「別說的好像我有這種傾向阿,如果只是不想被打擾我會跟樓下的店員交代一下的。」收拾了下桌面,然後繼續說。「在說雖然我正休假,但也是很忙的,怎麼可能有時間做那種侵犯隱私的事情阿。」


「店員?先生開店的嗎?」疑惑的歪頭看著對方。

「算是吧、雖然在努力的是店員們,但這家店確實是我開的。」隨手就拿起一邊的椅子坐下。


「哎呀、還真是謙虛呢~」笑了笑「這是做什麼的店呢?感覺跟普通的店不太一樣呢?」

「主要是讓客人將自身不需要的物品或材料拿過來,交換些他們自身需要的物品,同時也免費供應餐點的拿取。」

「以物換物嗎?真是少見呢。供應免費餐點這項還真是誘人呢~對某些孩子來說。」當然還有自己,畢竟現在的自己要獨自在野外生活,難度非常高。


「畢竟……有些人無法使用信用點的吧?而且開張時已經聲明了,不會要客人出示身分證明甚麼的。」雖然是有些自我滿足上的行為,但要是能多少緩解公民與非公民之間的關係就好了。「就算逃跑也單純是為了活下去……」

「也是呢~」避開目光露出苦笑。
在逃離黑市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對於自身的死活並不以為意。
「......為什麼我會逃呢......?」以非常小聲的音量問著自己,而自己卻不知道答案。


「人只要還活著總是會有的吧……想逃的念頭,不想見到的人、事或物,只要當下能夠逃離,不論發生甚麼都不要緊,就算是我也有過那種時候呢。」

「哎呀、真是看不出來呢~」接著露出困擾的表情「不過逃走了之後,現在反而給自己生活上帶了更大的麻煩與不便呢~」


「又不是一開始就是個老成的大叔,總是有迷惘的時候嘛。」搔搔臉有些靦腆的笑著。「有得必有失,樂觀點想、就當作是另一種感受人生的方式也是可以的。」

「這樣我可需要找個可以讓我感受新人生的新主人了呢~......」眨眨眼,似乎藥效開始發作,人有點昏昏沉沉的。


「當自己的主人不是更好?」看著對方眨眼動作變得緩慢起來,在看看一旁屋內的時鐘,想不到聊了這麼久了,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我現在就出去外面讓你安靜休息吧。」

「......嗯,不知道吶、我一直都.......只是個......工具.....」睡意壓過自己的思考能力,往後一躺就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真是個直率的孩子……」走上前幫對方身邊的棉被拉好,重新在對方深上蓋好,想著待會拿一些點心店的傳單過來放,讓對方能夠一醒來就能夠挑選後,就這麼打開房門離開了。

================================

GET小野貓!((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