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過去】商品—『蘭斯洛特』

背叛自由的壞孩子(蘭德爾的商品時期)


看著辦公桌上的日曆對照著一旁的班表,確認下次的巡邏時間就要到來時,將制服給換上……雖然大多數人光注意自己富有壓迫力的面孔,就已經有些自顧不暇了,但是這並不妨礙自己對於工作上的認真、嚴謹。





「大叔、你在嗎?……蘭德爾大叔?今天是輪他值班啊。」在蘭德爾走後滿久的一段時間後,有個少年穿著與蘭德爾相同的制服找了過來,看見對方不在只有先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大叔的辦公桌位跟對方工作上的一絲不苟相反,顯得有些雜亂無章、卻又讓人感覺到似乎有某種規律。「這到底是有整理沒有在整理啊?」


視線掃蕩著蘭德爾辦公室的桌面的同時,他注意到了對方的桌上似乎放著一張卡片,那張卡片隨意的就這麼擺在某本書名—『圓桌武士』的書本旁邊,之前似乎是拿來當作書籤使用,雖然沒有特別要去看的意思,不過就這麼大辣辣的放在書桌上,想不去看到都不行……


蘭斯洛特.jpg
「蘭、斯洛特……好像沒見過這商品」
『卡片看起來也有點時間、上頭的照片感覺好像也有點眼熟……到底是?』
******


「歡迎光臨,請問你需要甚麼呢?」


在一家專門販賣商品的銷售點當中,有個總是背對著櫥窗的孩子,他總是想方設法的不讓人去看到他的樣貌,想見到他的真實長相惟有進入店裡面才看的到,有些人以為這是這個商品專門用來吸引注意的手段,而且很顯然的他成功了,有許多客人進入這商店更多的就只是為了看看他的長相。


這位商品今年幾歲了呢?
這麼吸引人注意,總會有人想要購買回去的吧?


這商品今年十六了,
確實有不少人都有透露出想要購買這孩子的打算,但最後都無疾而終……


是這商品不討人喜歡?


也不是、相反的這商品能說、能畫、能表演,
根本就是這家商店最受歡迎的商品,但是偏偏這商品卻有個奇怪的地方。


是甚麼奇怪的地方呢?
當你走進入這家商店的時候,剛開始是找這商品,但是最後在跟這商品交談過後,你卻會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得買下了其他的商品,沒有錯、這商品完全沒有讓人購買自己的意思,相反的還在幫忙客人找出最適合的對方的商品,而這個商品的名字是……


「蘭斯洛特——!」
「這位先生真是許久不見了,您今天終於有打算要帶其中一位回去了嗎?」


「少廢話、一句話,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這一次你拒絕,心理健康檢查時就等著看好了。」
「你要濫用職權是你家的事情,不過不是你負責檢查的吧?真要銷毀也輪不到你說話吧,行政二區第三單位的公務員先生。」


「你、給我走著瞧——」
「我待會就會忘了啦!」雖然蘭斯洛特看起來很和善,但對於想強迫購買自己的人可是一點好臉色也沒有,看著對方氣呼呼的離去,自己也不過就聳聳肩就走回了櫥窗當中,繼續等待下個推開大門的客人。


「唷、蘭斯洛特。」
「雷恩先生你來啦、今天是要找能協助花圃作業的人呢?還是想幫廚房找幾個人手?」面前上門光顧的銀髮男子,可以說是這商店街的大紅人,每個月都能看到他在各個地方購買商品回去,用外界對此人購物及花費的結論,就是所謂的『該死的』有錢人,當然對於蘭斯洛特來說,好好招呼這個人就能提高銷售額。


「看你今天又卯足幹勁的介紹,蘭斯洛特你『又』不打算被人帶回去啦?」
「怎麼會呢!只是我資質努鈍,還需要在繼續待在店面中加強,這樣才不會讓客人們掃興。」


或許很多人都會覺得他很不知好歹吧?


但是他真的一點離開的意思也沒有……
不是他戀舊,也不是他想尋死亡的等待銷毀的日子接近。


『渴望出去的人減少一些,購買人的選擇也少了一些……』
『這樣其他兄弟姊妹被購買走的可能性也能多出一些。』


他一直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待在那只有幾平方的小空間當中度過,對他而言這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看著身邊的家人一個接一個的在痛哭悲傷中,迎接絕望與解脫的那一天,是如此的讓人心痛,對絕大部分人來說到外面的世界就是一切。


「你就算這樣做又能到何時?等到你二十被銷毀的那一天,沒有人會感謝你,離去的人只會記得自己將擁有獲得光鮮未來的機會,不用被貼著瑕疵、缺陷的標籤等待毀滅。」


「我從沒有打算讓人感謝,只是承諾過了……會盡自己所能。」


「出去後也能繼續實踐阿?」
「但要是記憶被刪改掉任何一部分,我絕無法接受……說話不算話的購買人不是沒見過,加上店長承諾過要是我十八都沒有購買人,就直接收我當助手。」


「店長的話你就相信?雖然他是我好友、但那傢伙更愛利益,這你不會不知道吧?」
「所以只要我繼續維持這樣子的生活,繼續為店長帶來更多利益就沒有問題了。」


「那樣的話有沒有考慮一下我呢?」
「不知情的會以為你是在搭訕我……」


「我沒甚麼不好的吧?有錢、有美麗的妻子、又是中央塔公務員中位階相當高的,而且對每個商品也都不錯,你也看過不是嗎?」
「這是在相親嗎?」
「不、是威脅,就像你剛剛跟那個倒楣鬼說的差不多,我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在說你其實很想到外面去的對吧?雖然你是被對著櫥窗的,但是每次有客人時你都是相當專注的聽著他們發生的事情。」


「偷窺狂阿、你……老實說挺不像你的,平常不是買買就走嗎?這次為甚麼別要指定我?」
「應該說我觀察你很久了,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當我家小孩吧?我的就是你的喔。」


「現在改成利誘?你家多的是人願意,而且這家店也……」
「但我只在你身上看到那個夢,雖然目前你的只具有雛型罷了……如果可以我比較希望能得到獲得你的意願,而不是直接找店長強制敲定完成。」


又是威逼、又是利誘的,自己真有讓人需要這麼費心的空間嗎?


有對方在商品協調部的關係,處理的速度意外的快,不過當蘭斯洛特從其他櫥窗經過時卻遭遇到其他商品的攻擊,對方使勁的用嘴咬住了蘭斯洛特的手腕,牙齒猛烈的刺穿肌膚,從手上的傷口中血慢慢的滴落到地面……


『背叛者——』
『大騙子——』


對他們這些即將迎來二十歲命運之日的人而言,可與承諾的蘭斯洛特的離去,大大的刺激了他們的情緒,而蘭斯洛特就像是早已經猜到這一刻一般,保持著平時的沉穩的模樣,就像是不要讓自己遺忘般,一直注視著那些吶喊、尖叫、哭喊、叫罵著的人們,直到他們被拖移離開自己的視線當中。


雖然那傷之後很快就治療好了,但之後蘭斯洛特卻開始戴起了手套,名字也從蘭斯洛特更改成為了蘭德爾.雷斯洛特,他的名字承載著的是兩人的夢想,不知甚麼原因在購買人的面前他始終直呼對方的名字,哪怕在心中已經視他為父。


******


「喔、已經來啦,抱歉、抱歉。」
「太慢了,要請客的居然讓人等是怎麼回事!」


「嗯?我剛剛開車巡邏繞了整個城市一圈。」
「等等、這樣也太快了吧!?大叔不要用飆的啊!」


「不過有的地方有陣子沒去看看心不會安阿,是說你剛剛在看甚麼?」
「大叔、桌上這張是怎麼回事?」


「嗯、是我阿……剛剛忘記放回書裡面,年輕時的樣子還算過得去吧。」
「慢著、樣子也差太多了吧——」


「畢竟都過二十年了……」
「這樣也差太多,你到底吃甚麼長這麼大一隻的!」



*******


蘭德爾的十個秘密
1.大叔以前待的商店店長有在走私,滿二十歲的不是被銷毀就是被送到黑市賣春
2.手會傳遞溫度,手套則是阻隔溫度,蘭德爾覺得破壞承諾那雙手沒有資格繼續給人溫暖
3.蘭德爾雖然在約書亞之前沒養過小孩,但是他出去之後還是繼續做著像是當初幫皮爾斯離開的事情
4.在幫助的孩子成為正式公民前,蘭德爾都會定期去偷偷看那些被幫助的孩子過得如何
5.工作上遇到逃走的孩子會公事公辦,但是私底下的話就會當做不知道對方是逃走小孩這回事
6.大叔的動態視力跟圖像記憶,同時使用時有一定機率會短路當機(就用腦過度)
7.大叔吃軟不吃硬,很容易中激將法,他的身材都是出去後被剛剛文章中的小職員找碴後練出來的
8.大叔有嘗試跟人交往過,但從卻經常因為專注工作而被甩(雖然告白也是對方主動),所以關於戀愛方面算的上是空白(工作狂不解釋)
9.大叔雖然會家事、會料理,但不會照顧自己(都用在照顧別人上了)
10.大叔在店裡曾穿過為期一年的女裝,當時還被稱做夢幻的美少女(因為店長當初心情不爽想整顧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