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主線:流水祭】穿梭時光的流水祭


『啥、為甚麼一定要用紙做的船啊?這樣肯定馬上就沉了吧?』
『這是多年來的傳統,你就試試看也無妨吧?』午後蘭德爾帶著看不見面容的少年來到了舉辦流水祭的會場,而到達現場後的少年看到這些人正在做的事情,就這麼對著年輕時的蘭德爾抱怨著,面對少年的抱怨蘭德爾只是笑著安撫,然後就這樣將手中的紙張交到了對方的手中。






『阿、不要啦~要是折的很醜,我肯定一秒就撕爛它。』拿到紙張的少年皺起了眉就這麼席地而坐,一點開始摺的意思都沒有的他露出了有些耍賴的表情,雙眼有一下沒一下的眨著,似乎打著甚麼主意一般。『蘭德爾、幫我做嘛~』


『你啊……真是的、明年可要試著自己做啊,不然就算放到水面也沒有參與感。』
『會啦、會啦……不然我先在紙上寫些東西你再折,這樣就算我也有參與到總行了吧?』


『喔、這倒是個好點子,你要寫些甚麼?』
『等等、你別偷看啦!』


『神神秘秘的,難道寫我壞話不成?』
『壞話我比較喜歡直接說的……不是啦、總之就像是許願一樣的東西吧?』


『喔、許願嗎?』
『對阿、破紙做的船要在這三天平安航行完,根本就像不可能的事情一樣,所以要是真做到了,總覺得紙上寫的事情好像也能真的實現,所以在平安航行完之前都不能說啦!』


『聽起來很棒的樣子,那我也來寫、待會折好後,兩人在一起去放。』


那是蘭德爾與少年頭一次一起度過的流水祭,最後少年的紙船是否完成了全程,早因為過了許多年成了難以考據的事情,而且對於現在這個時間點上,這段記憶也已經只是個殘缺的記憶碎片,身為當事人的蘭德爾那段記憶的幾年後,因為某種變故遺失了包含這件事在內的部分記憶,在時間轉動下在後來失去那段記憶的流水祭當中,蘭德爾始終扮演觀望者的身分,看著人來人往的群眾將他們手中的船放到了水面上。


******


在過了幾年、大約二十六歲時,這樣的情況有了小小的改變,他帶著父親新領養的孩子、同時也是他名義上的妹妹—羅蘋絲,與剛離開店沒多久時間的皮爾斯來到流水祭的現場,羅蘋絲的表情有著每個剛離開店面的孩子大多會有的旺盛好奇左顧右盼的看著周遭,同樣出自同個店面也剛出來沒多久的皮爾斯,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反到有些不合年齡的老成,不過蘭德爾在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後,發現皮爾斯的眼神總往水中試放的船上飄過去,不禁讓人為之一笑。


隨著活動正式開始的時間接近,人群流動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漸漸的開始讓人感覺到擁擠,在看到羅蘋絲的幾次閃躲人群、以及皮爾斯幾次被身後的人給擦撞,相比他們來說更加健壯的蘭德爾就這麼將兩人拉到了樹蔭的底下,站在看不見人造海面的後端,看著有些失落的那兩人,大手就這麼往皮爾斯抓了過去……


「大叔你想做甚麼!?」想當然的引起不懂蘭德爾想做甚麼的皮爾斯那充滿反抗的動作。


「嗯?當然是要將你扛到肩上去啊。」
「才不要、你抱羅蘋絲就好了,那樣很丟臉耶!」


「有甚麼好丟臉的,這可是小孩子才有的優勢喔。」
「我、我才不是小孩子!」


不知不覺的兩人手互相抓握的姿勢有些像是摔角當中的角力推撞,引發了周遭人群的關注,最後皮爾斯還是不抵已成年的蘭德爾力量,就這麼被強制抓到了高處。


「我只看一下開場就行了,待會其他時間都給羅蘋絲……」
「不、這種事情還是輪流相同的時間才公平吧?」


「大叔、羅蘋絲你妹耶!稍微偏袒一下啊!」
「羅蘋絲應該不會介意吧?」
「呵呵、我沒有關係阿~反倒是皮爾斯的臉紅起來了喔~」
「誰臉紅了阿——!」


「喔、才在想這裡可真是熱鬧,結果沒想到居然會是蘭德爾,這樣不行吧?記得執行部的人不是應該要幫忙維持現場的秩序嗎?」


「菲德烈……」歡樂的氣氛就這麼被硬生生給打斷,蘭德爾將皮爾斯放回了地面,轉過頭看過去說話的是個有著火紅頭髮的男性青年。


「誰阿、大叔你認識?」皮爾斯皺眉的模樣,就這麼在那小小的臉跑出來,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有著一些莫名被打擾的不愉快。
「他好像是哥哥的朋友……」羅蘋絲站到了皮爾斯的身邊,剛進到那家中沒有多久,羅蘋絲對於這個男子的認知也只到這裡為止。


「噗、大叔?蘭德爾你才幾歲居然就被人這樣喊了嗎?」
「菲德烈你有甚麼事嗎?」


「沒有~就跟你們一樣因為閒的很,所以才會在這看熱鬧啊~」
「阿、這樣阿……」想著『你真有這麼閒嗎?』的蘭德爾語氣有幾分無奈,大概是因為在他眼中的菲德烈包含公事以內的時間,都一直保持著胡亂來的舉動,給人完全閒不下來的樣子。


「我、我們才沒有很閒,待會我們也要參加活動,待會要做的船很大所以會忙得很!」
「皮爾斯?」
「對、然後羅蘋絲要折個很漂亮的船!」


「這樣阿、挺有趣的樣子,我突然也想參加了。」


看到一邊的孩子突然燃起了鬥志的模樣,再看看讓人搞不清想法的菲德烈,沒有預料到事情突然會就這樣發展,對此蘭德爾也只有幫幾人準備紙張的地步……


『嗯、羅蘋絲你在做甚麼?』
『剛剛阿、我聽哥哥說可以把願望寫在紙上在摺成船流送出去喔~』
『可以這樣嗎?』


關於那段記憶蘭德爾雖然合理化的歸於自己想出來,但情感上卻總有突兀的不協調,望著那兩個孩子高興的在紙上塗寫後,將自己折的船放到了海面上,凝視著那畫面的蘭德爾內心的沉悶久久都無法釋懷……


雖然這時間點上的蘭德爾依舊處於觀望的角度,但跟先前的時光相對比之下,就像是枯黃的葉片被溫潤的水給澆淋下,開始轉變回一般葉片的色澤。


******


隨著四季的流動變換時間回到了現在,有個畏畏縮縮的孩子緊緊抓著蘭德爾的衣服,就這麼躲在蘭德爾的身後跟著行走,沒有自信的頭時不時的望著腳下踩踏的地面。


「約書亞這樣走很不方便吧?還是握著我的手走比較好……」


兩人之間的差距不只顯現在年齡上,同時也顯現在身高與腳的步伐,自己走一大步的步伐後發的孩子卻要快速的跨了兩三步才能跟上,即使蘭德爾說出這般體諒對方的話,約書亞依舊搖搖頭的抓著衣服不放,這幾乎是每次兩人出去時都會發生的對話。


今年的流水祭雖然處於工作的狀態,但是限制並沒有平日的那般多,而且因為站在協助的立場上,所以就這麼輕鬆的來到了會場的前方,還沒有說甚麼工作人員就已經機械式的將紙往經過的人手中塞過去,看著約書亞發愣的模樣,蘭德爾伸手輕拍了拍將他帶到了海岸邊。


「你要參加嗎?」
「可以嗎……?」怯懦的臉蛋發出詢問,小心翼翼的模樣讓人有幾分不捨……


「沒有甚麼不可以的……」
「那、那我想要跟父親大人借一隻筆……」


「筆……為甚麼呢……」
「嗯、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明明應該是頭一次來到這裡,但是記憶裡的『我』似乎也是跟著父親大人來……記憶中的父親大人很溫柔年輕、明明『我』耍賴不想摺還是包容著『我』,還希望『我』能夠有參與活動的感覺……「但是我想要對著將願望寫在紙上,感覺看著搭載心願的紙張化成船隻航行出去,就會有勇氣跑出來……父親大人?」


對現在的蘭德爾來說這明明應該是頭一次聽到的話語,卻有著強烈的熟悉與懷念,內心所積壓著的那自己也不懂得情感就這麼順著眼眶,變成了淚水落下……


「不要緊的……約書亞……我沒有事……」看著孩子擔憂的臉龐,帶著手套的大手就這麼隨意的將臉上的淚水胡亂擦抹去,想快點恢復原有的樣子讓對方放心。


沒多久淚水止住許久沒參加活動的蘭德爾,也拿起了筆在紙張上塗寫摺成了船隻,與約書亞一起將它們放到了水面上……


「如果能跑完全程就好呢……」
「不用擔心……約書亞的願望,肯定可以實現的。」


走在離開的路上蘭德爾毫無根據的保證著,然後看見孩子有些快要跟不上的步伐,停了下來半蹲在地面……


「那個、父親大人……?」
「上來吧、我背你回去。」


「那、那樣實在是……」
「約書亞……我們是家人對吧?」


「是的……」
「既然如此就沒有客氣的必要,快點過來吧……」


「是的!」


「算了……就先這樣吧……」聽著約書亞有些恭敬的回覆,雖然彆扭但還可以改善,不用太過心急。


「咦、咦?」
「沒有甚麼事情,抓穩了、我們要回去了。」


穿梭於過去、現在時光洪流當中通往未來的船,搭載著人的心願慢慢航行著,在一個男子半開著的抽屜裡面放著的是許多年以前與蘭德爾一起參與流水祭的船隻,看樣子當初經過那三天船似乎平安的完成了旅行……


「流水祭阿……今年的也開始了,我還必須要更加把勁才行……」
『為了實現當初許下的心願。』


男子喃喃自語的說著,
然後將抽屜與屋內的照明關上,房內頓時重回一片黑暗當中。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