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主線:新年】蘭德爾的連休假期—01


冰寒的風吹地面,帶動著枯黃的落葉在地面翻轉著,商店街的街道上不但沒有受到那嚴寒天氣的影響,反到因為新年即將到來的關係顯現得沸沸揚揚很熱鬧的樣子,在那其中有一位穿著一身暗色系大衣的男子走過,雖然他的服裝看起來簡單低調,不過搭上他閃亮的金色頭髮與肅穆、兇惡的面容讓周遭鑑到的人不經都紛紛退避三舍,或許是因為早已不是頭一次遇見這樣的狀況,所以他被歲月雕刻過的神情並沒有出現甚麼變化,就只是這麼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


然後印入男子眼中的藍色套裝,那屬於中央塔執行區公務員的證明讓男子停下了腳步,就這麼往穿著那身套裝的公務員走了過去,伸出他的手就這麼抓住了對方。






「皮爾斯、交換一下我幫你代班吧……」
「蘭德爾大叔,你再說甚麼我們不同單位的吧?被抓到會被扣薪水,再說大叔你也工作過度了,快點回住宿區利用休假多休養下身體。」


明為皮爾斯的金髮的公務員就這麼看著蘭德爾,略小的眼睛被世人稱之為死魚眼,在此時的這個時候有著放大質疑點的作用,讓本身是被上頭因工作超時強制休假的蘭德爾有些心虛,於是他就在這含帶著關心、質疑跟譴責的目光下,回到了位於住宿三區的住處中。


******


隔天天一亮從床上清醒過來,與平常有些不同的寬敞感以及靜靜站立在一旁等候的長者,提醒著自己這裡不是他位於中央塔宿舍的房間,眨了眨眼、想起了自己被上頭強制休假的事情,並不是因為自己犯下了甚麼大錯,相反的……因為自己熱衷在工作上的緣故,造成了有些比較敏感的同事們跟著加班壓力太大,雖然以前也發生過相同的事情讓自己有所收斂,但最近又不小心忘了導致自己的上司下達了休假的命令。


「早安、少爺,盥洗的器具已經幫您準備好了,早點也已經吩咐過大廚,大約在五分鐘就可以用餐。」長者穿著著一身整齊黑亮的管家服,手中拿著的銀製拖盤當中則是放著水盆、毛巾以及可飲用的清水,當然不論是水盆中的水還是飲用水都處於溫熱的狀態當中。


「謝謝、管家。」起身坐穩身子後就這麼接手對自己進行早上基本的打理後,就這麼走入了浴室當中,沖洗身體順便讓自己完全清醒過後,就這麼在身上套上浴衣後走出浴室,果不其然的對方已經將為自己準備好的衣服放在一旁。


下樓走到用餐的地方,用餐的地方比起房間還要更加的寬敞,細長的桌子與擺設在兩邊的許多椅子,兩旁站立著的是為數眾多的男傭人以及女僕們,而剛剛的管家身為管理這個家的總管,則站在一張椅子後手上還批掛著餐巾等候著蘭德爾的到來,在蘭德爾坐下後餐巾跟餐點就這麼端了上來。


「好了、讓人都下去用餐或是回去工作吧。」
「是的、少爺。」


雖然說對於這個家蘭德爾很多事情都習慣了,但就是對許多人看著自己用餐這點感到不自在,不過他知道深為這個家的繼承人必須做的,而且同時也是每日例行的檢閱,是個一口氣認清楚家中每個人的樣貌、狀態、儀態的重要過程。


「最近mankind有發生甚麼需要注意的事情嗎?」在所有僕人都下去過後只有他與管家兩人時,他一面用餐一面詢問著,至於為何不問關於這個家的狀況,自然全歸於對這位管家的全面信任。


「今年也一樣呢……新年接近街道的人潮多了起來,黑市那邊的人也開始踴躍起來了。」
「是嗎……這幾天我會找時間去各家商店周遭看看,順便也能去看看店長。」


「相信他會很高興的,因為最近電話打來時叼念少爺的緊……另外這陣子以運動相關的賭博在拉底亞似乎相當的興盛,不過突然多了許多不明來源的大筆的資金在裡面周轉,其中多數都流入了檯面下。」
「會是新興的黑勢力,或是原先的哪個勢力最近有清洗的動作?反正背後十有八九肯定會有哪個有錢人腦袋開洞,把錢的主意打到那些黑勢力上都不怕被吃了……果然就算休假也完全無法安心下來。」


「請少爺別這麼說,您投注在工作上的時間與心力已經超越絕大多數人了。」
「不過還是不夠,能做的還是太少了……」離我與『那個人』的夢想還太過遙遠。


「向下面吩咐熱車,待會我要出門吹個風。」確認沒有其他事情之後就這麼吩咐管家,而自己則獨自一人繼續用餐,看著旁邊有些不同擺著泰迪熊在椅子上的座位,就這麼沉著臉靜靜的繼續用餐。


******


「這陣子這區最熱鬧、資金流洞最大的是哪幾個項目?」就這麼將車行駛到了賭區拉底亞,蘭德爾隨意的停了下來就這麼直街攔住一個從其中一家店出來的店員。


「客人關於這點,我不是很清楚,不如來我們店裡坐坐?」看著對方這回答蘭德爾不過就只是伸出手比了個數字,就見到對方馬上改口,在確定ID卡所轉帳金額無誤後,馬上就告訴了蘭德爾想要的情報。


將車子開到了有座大拱門的店,剛下車馬上就有人殷切的過來想幫忙泊車,甚至還有人就直接拿著賭賽的項目表單過來,看樣子這家店的情報傳遞速度挺快的,馬上就收到消息了。


「這位客人,您是要來看看下注而以呢?還是您要親自下場去玩個幾把?」


「喔、這裡的下場是甚麼樣子的?」
「在我們這裡如果親自下場是要簽切結書的,畢竟沒甚麼規則萬一出事也很難處理,同時客人如果發生意外不幸死亡,不只您剛剛贏的資金將全數回歸於賭方,就連您來時的財物本賭場將擁有處理的權限。」在開闢了個小包廂贏了幾筆金額不小的賭金後,對方果然就跟稍早的人說的相同,準備開始收網了。


「有意思、這表示你對於你們的人相當有自信對吧?下場的賭金如何計算?」
「沒那回事,我們只是想讓每個光臨的客人都能賓至如歸,至於賭金上限則會更改為一比一百的賠率。」不過那挑釁般的眼神可不是如此說的,看樣子就算是臨時想後悔的傢伙,跟這傢伙對話也能不知不覺就演變成不得不下場的地步,加上剛剛觀察時有的選手似乎與賭場方達成了甚麼協議,真的是不怕得罪人的想明目張膽海撈呢……真的、很有意思。


「既然都說到這種地步了,不下場也不會覺得過癮的,幫我準備報名吧。」
「那麼就請您在此稍等。」


報名完來到了比賽的現場,看看賽方提供的車子,蘭德爾露出了笑容,雖然說公平起見每位參賽者供應的都是款式與性能相差不大的車款,不過他可沒有忽略檢查車子的動作,果不其然的發現了一些主辦方所動的手腳,使用一旁免費提供的工具箱,他想他該讓這家賭場受點教訓才是……


比賽結束、賽車場跑道上裊裊輕煙向天空竄去,周遭是許多人拿著滅火器與許多工作人員大喊的聲音,而蘭德爾則鎮靜的坐在一旁與剛剛負責報名的人聊聊,剛剛贏的優勝獎金以及自己下注過後的百倍賭金,不過主辦方似乎想吞掉的樣子,看著周遭包圍著自己的賭場打手們,凝眉的臉本想說些甚麼,不過全被太過急躁的對方鎖下達的命令聲所遮蓋。


「嗯、我是無辜的?」片刻過後蘭德爾面對前來處理的下屬自己也只有這個說詞。


「要怎麼個無辜法才能剛好將這群,剛剛被判定犯了詐賭、襲警、預謀傷害、恐嚇取財、預謀性非法奪財……等多項罪名的組織集團全都撂倒在地啊!」原本眼睛就很細小的皮爾斯看到這場面,很快速的就將蘭德爾的辯解給打掉。


「蘭德爾先生這份不畏危險的精神真是直得我們仿傚。」聽著卡爾充滿奉承意味的話,蘭德爾感覺比聽皮爾斯的吐槽還要感到不自在的四處張望。


「那個、裡面為甚麼還有隔壁賭場的人呢?」梅斯特在清點、核對裡面的人時做出了疑問。


「嗯、想說同樣都有收到詐賭的情報,似乎也有合作關係,想說既然已經打草驚蛇的滅了一個,就順道繞過去製造證據,再說我也挺久沒玩賽艇了就當坐消遣的過去晃了晃……」
「甚麼叫做順便!?大叔、你也太會玩了點——!還有不要把製造證據這種話說得明目張膽阿、大叔你這才放假頭一天而以阿!」


「嘛嘛、麻煩少了不少應該開心才是,皮爾斯你就不要這麼激動了。」
「不是阿、梅斯特,純粹是大叔太誇張了阿!」


「阿、對了,剛剛在兩個賭場我贏的錢這些傢伙還沒有給,查他們的帳目時記得先將他們欠我的給扣掉,優勝的獎金加上我嚇住自己的百倍賠率,剛剛在你們來以前算了下大概這個數字。」


「大叔你也太超過了阿!這麼多個零是怎麼回事,我看錯你了阿!」
「都已經受到挑釁了,不好好回應不行嘛~」


「這甚麼理由?大叔你乖乖放假在家當你的有錢人,想著怎麼花就好別跟其他賭客搶錢阿!」
「這金額還真是厲害呢……」
「這要賣出多少本,才賺得到這麼多……」


最後被皮爾斯一句『大叔這賭場根本不是你該來的,別增加這裡賭客的自殺率!』,在填寫完口供、證詞等等細項的東西之後,就這麼被連人帶車重新送回了住宅區,結束了蘭德爾連假的第一天。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