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官方主線-追捕犯人】虛假正義


218MK

盛夏的六月、在太陽照射下的郊區,在前陣子梅雨季剛過的情況下,增添了額外的悶熱感讓人難以透過氣來,每當這種時候不禁都要感激中央塔的制服在最初設計時,考量到透氣所使用的材質,在這種時後更加凸顯出與其他服飾不同的耐穿性,不過要喜歡這套制服的前提是,必須要忘記上身緊身衣只要手指一滑過就解開的設計,就某種意義上十分危險。

「這裡是Forty-four、重複一次這裡是Forty-four,其他通路收的到嗎?OVER。」

『這裡是Thirty-four,聽得很清楚、OVER。』
『Sixteen,已經來到指定位置、OVER。』
『這裡是Sixty-seven,我們留守中央塔的人那個數量真的沒有問題嗎?』

「Sixty-seven你要相信我們的同事,現在專心在任務上,幫我問問區域情報準備如何了?OVER。」

『這裡是Two,剛剛已經設置完跟行政部的同步共享區域情報了、OVER。』聽到提姆傳過來的消息暗自點了點頭,雖然提姆的體力不適合這次任務,但在資訊處理部份絲毫不會輸給行政部門。


「這裡是Forty-four,好了、各小組注意我這邊,這次的人物因為主要依靠行政報行動所以指揮權也落在他們那裡,所以現在都先進行待命,等候指令、了解了嗎?我知道有幾個人是初次進行任務,不過這可不是兒戲、可別做出把後背交給敵人的蠢事來,好好相信分配在你們身邊的前輩,他們衝上前時的後背需要你們的守護、OVER。」


******


提振士氣的發言結束後就是耐力的考驗,等待著行政部的區域情報逐步調整佈署的人,在人事都已經盡力了之後、就是考驗指揮人的功力,或許因為行政部大多待在辦公室所以不太有接觸現場的機會,或是敵人在情報方面太過機警,在收到幾次行政部的錯誤情報或是延誤情報後,走露出太多消息、讓敵人開始警戒在這樣越來越糟的情況,最先失去耐性的反倒是蘭德爾本人。

「這裡是Forty-four、Two麻煩幫我轉接上指揮官的通訊頻道。」在指揮官還沒結束就忙著想找藉口推卸職責的情況下,蘭德爾在與指揮官通話著的同時,也派了幾名下屬將周遭的地圖跟幾次的目擊情報統合起來,開始思考、並與其他同事推敲犯人們變更之後可能的根據地。

「總之並不是完全失去線索吧?怎麼能這時就開始準備收隊!」

『怎麼了阿、那對話……』
『不就指揮官想退了、當初到底是誰選的阿……』
『聽說是自己主動要求的,大概想說已經知道大約根據地了,來走個過場、混點功績順便看看能不能有機會搶點功勞吧?』

『哇、真差勁,肯定是個官二代對吧?吃相有夠難看、而且還沒有吃到。』
『同樣是官二代,我們上司就顯得傻多了,如果之前就先拿下指揮權的話,現在就不用還要低頭跟對方交涉。』
『人家大叔是正直、正直好嗎!』
『噓、別在聊了,交涉結果已經出來了。』

「……腦子進油的蠢貨。」掛掉與指揮官的通訊、不現在該說是前.指揮官,蘭德爾回到其他下屬與同事們的身邊,看著他們慌慌張張的模樣整個就是一陣困惑。「你們分析結果出來了嗎?」

「是、我們刪減出幾個比較有可能的地方了,那個請問交涉的結果怎麼樣?」
「雖然有些差強人意但好歹將前線的指揮權拿到手了,責任跟繼續任務的風險也由我全盤負責。」
「終於、真是太好了呢,讓那個人繼續指揮下去根本是個災難。」
「那個人還是乖乖躲在後方支援的地方不要來亂就夠了。」

大聲咳了幾聲打斷周遭的談話,這種還在出任務的時候,忌諱心情太過浮躁,而且他們這些討論對任務並沒有幫助反倒影響士氣,重新開始任務後、沒多久就在預測的地點發現犯人的蹤影,蘭德爾也跟著前往搜捕的前線當中。


******


「嘖、人數可真不少……」爬到了某座廢棄的小工廠二樓,透過窗戶看著裡頭的人,下意識的伸手就這麼往外套的口袋想拿些甚麼,不過空蕩蕩的口袋提醒著自己已經有陣子沒有買菸了,不過倒是有吉拿棒可以放在嘴邊咬著。

等待自己這邊的組員就定位,快速的『咖搭、咖搭』把嘴邊的吉拿棒啃噬一空,點了點頭後就比出動作開始行動。

『匡啷』的一聲,敲破了二樓的玻璃在剛引起了注意後,犯人們從地面發現了有個東西從二樓被丟下來滾動著,然後就是一陣閃光出現,等犯人們恢復視力時,前面已出現了蘭德爾與其他同事已經手持槍枝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快、快逃阿——』太過突然讓人措手不及下驚恐的犯人們,不知道是哪個起了頭的喊出這句話,犯人們從身上取出了武器擊傷了其中一個方向的隊員,突破包圍衝了出去。

蘭德爾快速的對現場人員下達指令後就這麼追了過去,等追到犯人們的時候,自己已經成為單獨的一個人……

「哼、你也太小看我們對這地區的認識了吧。」
「現在被我們包圍住了,就這麼提前從人生當中退休吧。」
「退休也太便宜他了,這個公務員一看就是再中央塔待了很久,留他活著拷問、可以拿到更多情報。」

「喂、你們可都還沒有抓到我,就這麼當我面討論起來好嗎?」蘭德爾聳了聳肩,身上的配劍就這麼掛在腰上沒有拔出,而且被一堆人包圍著用槍指著就算想拔也有點難度。「而且就算想抓,也稍為滿足點大叔的好奇心不好嗎?」

「喔、就算有甚麼想問了,知道也沒有用吧?」
「別這麼說、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我也比較好回應你們的問題不是嗎?」
「嘖、想問甚麼快問,警告你可別想趁機會找外援。」
「別激動、我這把老骨頭,可沒你們想的那麼利落、靈活的擅長戰鬥。」
「別騙人了、這麼大的塊頭,有誰會信你這公務員、要問就快,惹的老子不爽一槍就開過去。」

「跟其他正在被搜捕的人一樣,你們也是在食品下毒的人對吧?你們是負責哪個地區的,為甚麼要這麼做?如果是為了商品制度的話,不應該做出傷害那些孩子的事情來吧?」看到犯人激動的樣子,聳了聳肩重新換回到嚴肅的模樣進行發問。

「喔、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想知道這麼無聊的事情,但告訴你也不要緊東商店區是我負責的,雖然只負責載掉包用的貨物。」
「我阿、是西商店區的部份,因為是負責把風的所以看到全程看到納過程真是超痛快的阿。」
「意義根本不需要阿?那些不過就是些喜歡當櫥窗櫃的點頭娃娃,我才不把那些商品當同伴呢。」
「對、對跟他們比起來,當出逃離商店的我們幾個敢賭多了,阿、看他們痛苦倒在地上打滾的樣子,真是超級爆笑的。」
「我阿、則是看到本來要被買下的商品倒下後,伸著手說著我的眼睛呢、看不見了,這樣要怎麼跟新家人回去,根本不知道人都被他自己給嚇跑掉了,超蠢的阿。」

「所以……你們一點都不感到……懊悔?或是趕到有些抱歉?」蘭德爾的嗓音慢慢的變得沉悶,不知何時低下去的頭顱讓人看不清楚表情,但說的正興頭上的犯人們此時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只是以自認勝者的優越感用著姿意的面容嘲笑著蘭德爾以及被他們所傷害的人們。

******

「真讓人難以忍受,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哼嗯?你這大叔在說些甚麼?」
在他們注意到有甚麼不對勁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大量的水突然從上方噴灑下來,伴隨著的是火災警報的機械鈴聲,在犯人視野被水霧所剝奪的時候,蘭德爾已經開始做出了行動。

首先大步的衝向前伸手往離自己最近的傢伙揮過一拳將對方打蒙,然後就這麼繞到對方後背抓住對方的手腕,控制著往其他犯人的手腳進行射擊剝奪行動能力,當手邊的犯人子彈用完時就換成抓住旁邊的人,沒有花多少時間原本包圍著蘭德爾的人都倒成一片,只剩下蘭德爾與他手邊抓著的犯人。

「剛剛都是你們在說話,現在該我了,其實、雖然我對這地區沒有到每個角落都清楚、但還算熟喔……這家工廠其實原本是某位玩具商的的老闆每年無償製做布偶蹭送給孩子們的地方,不過老闆因為前陣子暴動的時候被抓的商品當中,被查出其中有幾位商品有購買的關聯性在,所以目前被勒令停業,人也還再拘提調查中,不過應該已經無法再重新開業了。」

「你這個大騙子,明明就相當擅長……」
「我並沒有騙人,事實上我也確實不擅長,真要在中央塔內部全體員工排名,我能進個前十就能偷笑了,不過這家工廠的老闆正好是我以前購買人的多年老友,剛剛也只不過是再容易感覺到火災燃點的地方跟同事要了根香菸點燃丟過去,然後走進來假裝中你們的陷阱罷了。」

「剛剛你們在討論時討論到了個很有趣的東西,是關於我的處置問題吧?現在情勢似乎倒了過來換成我來想你們的處置了」蘭德爾原本就兇惡的臉在嘴腳勾起笑容時,讓看得人都不禁汗毛直豎的顫抖。

「你、你不敢對我們出手的,如果你還想要情報的話——咳、……」搶先開口的那個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蘭德爾用槍給擊斃在地。

「那位老闆本身根本與暴動無關,會被牽扯進去只是因為他購買的孩子被提問者的謊言所騙,以為只要找人頂罪就可以免於銷毀,真的是挺無藥可救的,我、看到你們跟那種只以自身考量為基礎去踐踏他人心意的人阿,就無法放過呢……因為那早就已經跟『孩子』、『大人』無關,也已經不是『商品』、『公民』,只是自我的滿足。」

「而且所謂的情報也要用能不能派上用場來分,從剛剛你們這些人沒營養的話來看,我想是不用抱持太多期望才對。」聽到蘭德爾的這番話,著急起來的犯人們不禁輪流搶先想證明自己知道的情報,再詢問的時候只要聽到參雜謊言的部分蘭德爾就會拔出劍來戳刺犯人,其中也有幾個因為給的情報沒有用處就這麼被蘭德爾用槍擊斃。


******


『這裡是Ninety-eight很抱歉最後關頭讓人跑了。』禮式溫潤的聲音中,夾帶了一絲絲的懊惱。
『Sixty-seven,不好意思這邊也讓人跑了。』在梅斯特回報的聲音當中,還多少夾雜著後輩著急的喊著前輩你的傷不要緊吧?的聲音。
『Thirty-four,犯人在逼到角落後自殺了。』皮爾斯那邊的追捕似乎已經結束,如果其他小組都沒有狀況的話等會,請他順路到梅斯特那邊進行後續協助吧。
『緊急、緊急,這裡是Sixteen、犯人剛剛跑走需要支援。』才剛想就接到了卡爾的消息,看樣子還是先將人都派到卡爾那邊進行圍捕吧。

最後在詢問犯人的同時撥通其他人的線路,聽取其他小組的狀況以及下達指示後,看了看這座工廠的溫度也已經提升到這裡也感受的到,濃煙都竄升到了高處堆積著,等待著的最後收到了卡爾那方已經成功捕捉到犯人的消息後……

「你們知道嗎……我打開始就沒有打算饒過你們,就當作是讓你們死的明白吧。」說完、就開槍將所有的子彈都設進犯人們的體內當中,只要拖著一個犯人的屍體出去就夠了,其他的就用這把火來遮掩痕跡,剛剛刻意沒有用身上的劍解決他們,也是為了等到有人來查詢時、只能得到『內部不合爭鬥下,只剩一顆子彈時被執法人員發現,存活最後的那人自知無望舉槍自盡的結果』。

事情的發展照理來說都很完美,除了……

窸窸窣窣……』布料磨擦的聲音跟人所發出的微小驚嚇聲,吸引了蘭德爾的注意。

「什麼人——!」在一片火舌亂竄的工廠,蘭德爾往聲音的方向衝了過去,他不容許有任何犯人平安逃出這裡,但是到了那個聲音的所在位置卻令他無法置信。

「約書亞……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本來應該乖乖待在中央塔擁有綠葉般的細小秀髮,膽小、畏縮、惹人憐惜的那個孩子,此時就在這個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在大火的包圍下使用恐懼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