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活動事件:逝節】沒有甚麼不能失去

※內有暴力描述,慎入

昏暗的夜色、沒有多少人煙的郊區,沒有受到燈光影響的星空顯得特別的明亮、壯觀,趁著那樣的夜色,有一些人齊聚在一起,將手中的微微發亮的燈火向上升空,期望著自己的話語及思念能藉此傳到先一步回歸到天空之上的故人。


『咻——帕!』
『咻——帕!』

幾聲槍支的鳴放就在這寧靜夜空中響起,子彈有幾發射向了剛升上天空中的天燈、另外有幾發則射向了剛剛施放天燈的人。

「B7小隊、快點進行逮捕的動作。」
「『是、收到。』」

在人們哀嚎於肉體上的疼痛、以及天燈被毀的精神打擊,有著一頭栗色捲髮的女子就這麼穿著一身便服指揮著一票公務員出現,她晶瑩的雙眼裡面有著只是滿滿的冷漠,始終掛在唇角上的笑容則帶著嘲諷與蔑視,而她就是執行部第二單位的工廠主管—薩曼莎。

「喲、來看看,今年這些愚笨的黑市地鼠們,又從地底冒出來讓我們敲打了。」

薩曼莎走到其中一個被壓製在地上的人身邊,抬起她穿著高跟鞋的腳就這麼往那人的趴伏在地面的手背上頭用力、毫不留情的踩踏下去,一下又一下的、伴隨著對方掙扎慘叫的聲音,就這麼在對方手上製造一個又一個的血洞。

「不要、夠了——快住手!」
「不要?……夠了?快住手?」

與對方同行的夥伴在地面哭叫著,但是對於這樣的『雜音』,只不過是繼續讓薩曼莎的暴行增加。

「沒有晶片的劣質品,腦袋果然也就跟被蟲蛀掉沒兩樣的空洞,製造一堆垃圾往天空放上去還一臉感性的樣子,完全不知道每年這些垃圾落地時不曉得燒毀多少東西,只會給我們這些盡守本分的公民製造危險與麻煩,你們這些禍害根本連人都稱不上,誰讓你在那開口的?」揮開壓制負責那名哭叫的人的公務員,在對方想站起身時又重重的往對方身上踹去。

「那個薩曼莎長官、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處理?」

「一群蠢蛋、這些事情還要靠人教……」看著手下將那些黑市的人帶離了現場,其中幾名部下返回了現場進行詢問,開口的回覆就讓人認為這女人的血一肯定是漆黑的。「調查看看有沒有可疑的地方,比如之前的暴動、收音機、傳單、下毒,就算只有偷顆糖都給我好好盤問,如果都沒有可疑的地方就直接現場處理掉,帶著屍體回去處理總比帶著活人回去處理輕鬆,反正不過就是一群沒有晶片的毒芽。」

「長、長官剛剛抓到的人裡面有發現一般公民在……」
「現在的購買人難道連保護罩這種一般最基本的公共設施常識,教都沒有教過就讓合約生效嗎?像這樣隨波逐流的跟著別人一起放的的傢伙,以製造公共危險、破壞公共設施未遂的罪名進行罰款後關起來。」

「是、是——」

伴隨著人群的散去,薩曼莎將目光望向了地面的紙玫瑰,想必是剛剛放天燈的誰原本別在胸前的吧……

看著雪白色的玫瑰,讓她想起了某個女孩,那個在蘭德爾心中用親人這種稱呼佔了一席之地,曾被蘭德爾說過適合那花厚顏無恥的女孩,雖然自己已經充分的給予對方教訓了,不過一想到對方現在像個隨時會碎裂的玻璃娃娃般的讓蘭德爾愛護著就令人懊悔當初為甚麼不完全摧毀對方。

『薩曼莎你這個惡魔!』

看著潔白的紙玫瑰上頭似乎因為沾染上了人的鮮血慢慢的擴散成為漆黑,吵死人的同袍每日不厭其煩的重複著那千篇一律的罵詞,在此時相當符合的對照著那黑色的玫瑰。

「當個惡魔有何不可?」
『只要能略奪到想要的東西,失去甚麼都無所謂。』

——因為人是在不斷失去與獲得之下成長的生物阿。

原網址:https://paste.plurk.com/show/IQIavOnYxA3lAfbgCqF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月華 的頭像
冰月華

傳說那些佚名的傳說收藏櫃

冰月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